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董仁威

《大手拉小手》——“华语少儿科幻老作家与新锐作家对话”沙龙

中国科幻大事记

一、“少儿科幻”的困惑

与会嘉宾

董仁威 编

2012年,在全球华人科幻同仁创建的"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增设了"最佳少儿科幻图书"奖项,我写过一篇讨论少儿科幻的论文:《浅论中国少儿科幻》,在中国作家网发表,引起过一些关注。以后,我们在华语科幻星云奖设"最佳少儿科幻图书奖"。至第七届,感觉只设一个图书奖份量不够了,第八届设立了"最佳中长篇少儿科幻小说奖"和"最佳短篇少儿科幻小说奖"。对此举,业内众说纷纭,有人赞赏,有人持有异义,乃至有人认为这是中国科幻的逆流。因此,从理论上探讨一下少儿科幻的问题十分必要。

少儿科幻沙龙新闻通稿

吴岩 姚海军 杨枫 阿贤 任冬梅 审校

回顾新中国科幻史,少儿科幻曾经是中国大陆科幻的源头。大陆科幻之父郑文光就是以写少儿科幻起家的,大陆科幻发展期的代表作家-叶永烈、萧建亨、刘兴诗,也是以写少儿科幻出名的,叶永烈的《小灵通漫游未来》,萧建亨的《布克的奇遇》,刘兴诗的《美洲来的哥伦布》,都是少儿科幻的经典名著。

“大手拉小手——华语少儿科幻老作家与新锐作家对话”沙龙在第八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科幻嘉年华中举办

中国科幻的发展期:新中国成立后至“清污运动”前

后来,大陆科幻作家发生了一场科幻"姓文还是姓科"的争论,最后,大多数人统一了意见:科幻小说首先是小说,是文学。于是,大陆的科幻作家大多去追求科幻小说的文学性,向主流文学靠近。当然,这并没有错,而且,这种倾向为新生代作家发扬光大,创作了许多文学性很强,为文学界嘱目的科幻小说。

2017年11月18日,在北京嘉华世纪凤皇社举办了第八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科幻嘉年华系列活动“大手拉小手——华语少儿科幻老作家与新锐作家对话”沙龙。沙龙由时光幻象俱乐部主办,疆君编剧工作室承办,未来事务管理局协办。来自全球各地的120余名老中青少儿科幻作家、编辑、学者、中小学校校长及青少年活动辅导员参加了沙龙。其中有著名少儿科幻老作家黄海、杨鹏,华语少儿科幻新锐作家尹超、陆杨、马传思、汪玥含、赵海虹、彭柳蓉、赵华、周敬之、彭绪洛、张军,著名科幻作家、科幻活动家刘慈欣、王晋康、韩松、何夕、吴岩、董仁威、陈楸帆、江波、黄埔开疆,海外嘉宾刘宇昆、三丰,著名科幻编辑及特邀嘉宾:杨潇、姚海军、杨虚杰、刘明辉、张立红、崔昕平等。

从1949年至1983年,新中国出现了两次科幻热潮,一次是建国后至“文革”前,一次是“文革”后至1983年。

这是中国大陆科幻界的一大进步。可是,令人遗憾的是,在追求科幻小说文学性的时候,却有人批评大陆的科幻小说"少儿化",写少儿科幻是"小儿科",科幻理论界和一些科幻作家,把“少儿科幻”当成“幼稚期”的作品,转向写“成人科幻”,有一段时间,大陆很少有科幻大咖去写少儿科幻小说了,坚持写少儿科幻的杨鹏等科幻作家,也难登大雅之堂了。中国大陆的少儿科幻如同"倒澡盆水连同婴儿一起丢掉"一样,在社会上几乎销声匿迹了。

沙龙由南方科技大学教授吴岩主持。

因战乱,原生代科幻作家,如顾均正、筱竹等,不再从事科幻写作。新中国作家,以郑文光为先驱,在没有借鉴的情况下,开始科幻创作。以后,随着凡尔纳等西方科幻作家和苏联科幻作家科幻名作的翻译出版,中国科幻小说水平不断提高,从1949年至1983年,新中国出现了两次科幻热潮,出现了引起世界关注的科幻大师郑文光,出现了中国科幻的第一部畅销书《小灵通漫游未来》。

然而,少儿科幻小说是科幻的一个重要的分类型,是社会需要的一类重要童书。由于成人科幻与少儿科幻读者对象、写作方法、评价标准不同,不能用同一方法来评判其价值,用“成人科幻”的标准来衡量“少儿科幻”的水平,既是不公正的,也是不科学的。

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创始人之一、中国少儿科幻理论探索者董仁威作了主旨发言。他发言的题目是:《中国少儿科幻的多元化之路》。他说:“市场对少儿科幻的需求是多元化的,以杨鹏为首的塑造英雄、冒险、推理为特征的传统少儿科幻,有很大的市场,形成了市场主流,并有超侠、陆杨、伍剑、彭绪洛、小高鬼为主力的强大少儿科幻创作团队支撑,应该继续大力发展。同时,以马传思、王林柏、赵华、汪玥含为代表的重文学派派少儿科幻小说,屡获文学大奖和科幻大奖,是一个十分值得关注的新动向。以姜永育为代表的“科普型科幻”流派,以普及科技知识为目的,继承发扬叶永烈《小灵通漫游未来》传统,也有很大的市场,亦应予以支持鼓励。”

这一时期是中国科幻经历了新中国建立后的断代后,重新起步,逐步发展的时期,在中国的两次科幻热潮中,虽然其中有一个“文革”的断代,但这一时期的作家领军人物均为郑文光,“文革”的断代只是科幻作品的断代,科幻作家则在两个热潮时期并未断代,涌现了一支有影响力的连续不断的优秀科幻作家队伍,并实现了中国科幻的中兴,我们将这个时期称为中国科幻的中兴时期。中兴时期的代表性科幻作家有7位:郑文光、童恩正、叶永烈、肖建亨、刘兴诗、王晓达、魏雅华,称为中国科幻中兴代“八贤”。此外,中兴时期延续的30余年间,这个群体中还有迟叔昌、于止、郭以实、徐青山、王国忠、饶忠华、赵世洲、稽鸿、鲁克、宋宜昌、王亚法、尤异、郑渊洁、金涛、缪士、吴岩、谭楷、吴显奎、迟方、姜云生、绿杨、达世新、张静、等优秀科幻作家及300余名发表过科幻小说的作者。

首先,少儿科幻小说与成人科幻小说一样,它们都是文学作品,都能产生世界一流的作品来。在世界科幻经典名著中,不乏少儿科幻作品,如:霍金
《乔治的宇宙大爆炸》。这本书是由霍金主创的儿童科幻小说,书中讲了一个男孩乔治结交了一名科学家及其女儿,进入了一次冒险旅程,进行种种宇宙历险的故事。美国科幻作家威廉•科兹文克的少儿科幻名著《外星人》,描写一个小男孩艾略特结识了一位流落在地球上的外星人,和他交了朋友,把外星人收藏在自己的家里,竭力加以保护。外星人在他和一群孩子的同情和帮助下,克服种种困难和险阻,安全返回自己的星球。当代著名科幻作家尼尔盖曼的名作《车道尽头的海洋》,也是一部少儿科幻小说。

中国当代少年科幻创作领军人物杨鹏作了主题发言。杨鹏是中国首位迪士尼签约作家、中国作家富豪榜作家,其代表作品《装在口袋里的爸爸》《校园三剑客》等图书发行量达2000万册,码洋收入超过4亿元,被称为“亿元作家”。他向年轻的少儿科幻作家们传授了如何打造科幻畅销书的经验。他说:“了解我的朋友会知道,从2011年开始,我从做动画转型回归了童书创作,并加入了畅销书竞争的行列。我销售得最好的作品,是《装在口袋里的爸爸》,迄今销售了1100多万册,另外,我还有两套百万级畅销书:《校园三剑客》销售380多万册,《幻想大王奇遇记》销售180多万册。后两套作品都获得过‘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我的作品销售总量超过了2000万册,现在每年图书的销售超过500万册。我的图书之所以能畅销,是因为我把握了畅销书创作的一些规律。”

从1982年至1983年批判科幻为“精神污染”始,出现了七年中国科幻的空白期,这是中国科幻断代最明显的时期。

这些少儿科幻小说,在世界各地流传,产生了很大影响。

台湾地区科幻也是少儿科幻的元老黄海作了《我与少儿科幻》主题发言,阐释了他对少儿科幻与成人科幻相互关系的看法。他说:“在我的观念中,很多科幻小说、科幻电影和动画,是可以老少兼容的。世界科幻小说协会的秘书,伊莉萨白‧安‧赫尔博士,1981年12月22日到上海,与著名的科幻作家叶永烈见面时,曾表示:‘在美国,人们认为,没有性的描写,就可以算是儿童科幻小说。’这点与我的看法不谋而合,有的科幻作品很自然的跨越成人与儿童领域,要细分为少儿科幻与成人科幻,以大陆人口众多、幅员广阔是有其必要的;有时也可以忽略两者差别,像凡尔纳的作品最为明显。”

中国科幻的第一次热潮

其次,少儿科幻有许多分类型,从年龄段分,有以12岁以下儿童写作的儿童科幻,以12岁及以上至15岁的少年科幻;以写作方法分,有重科学流派的"核心科幻"、"科普式科幻",有重文学流派的"社会型"科幻。不同类型的少儿科幻,评价标准也是不一样的。

中国当代少儿科幻的领军人物之一超侠作了《少儿科幻中的英雄形象》的主题发言。他说:“如何来塑造好少儿科幻中的英雄的形象,这是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问题,其中最关键的一点,就是要跟随自己的心,每个人都是从孩童时代成长起来的,尽管时代变迁,事物发展迅速,但所有孩童的心,都是一样的,我们如果能抓住自己的内心的纯真,内心的童趣,而不是故作模仿和用技巧来取代自己的童心,我相信,一定能创造出受到广大少年儿童的喜欢的科幻英雄,科幻人物,从而让更多的孩子们,热爱科幻,投入科幻事业,让科幻的想象力之花,创意之美,盛开在每一个行业里面,世界就是科幻世界,科幻就是现实,就是未来,就是信念!”

在中国科幻的第一个热潮期,以新中国科幻小说之父郑文光为首,主要是为儿童写作,作品多为科普型科幻。

同时,“少儿科幻”有很大的读者群,能对“民族素质”的提升产生很大的影响力,其市场前景亦不可限量,研究这一类作品,促进其发展,非常有必要。

中国当代少儿科幻重文学流派的代表作家之一马传思作了《西方少儿科幻掠影》的主题发言。他全面疏理了西方少儿科幻的发展史,说:“纵观世界少儿科幻的发展,会发现其呈现出三大趋势:其一,从惊奇科幻故事的原点出发,向外拓展——也就是说,一部分少儿科幻作家竭力把自己笔下的故事放在一个更为宏大的时空范畴,在宇宙和外星球的背景下,去进行一场超级大冒险。在这个方面,《梅格的时空大冒险》是一个典型代表;其二,与之相对的,还有部分作家则专注于向内深入,在作品的科幻内核、思想内涵方面努力,增加作品的层次感和丰富性,这方面结出的硕果是《安德的游戏》;与此同时,仍然有部分作家和有为儿童服务意识的科学家,在科普型少儿科幻领域持续努力,《乔治的宇宙大冒险》就是这方面的硕果。世界少儿科幻的这些发展走势,对于当今从事少儿科幻创作的作家群体来说,值得我们去思考,毕竟,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期待着中国少儿科幻能迎来更大的辉煌。”

1950年

在当代中国,有中国的少儿科幻小说,除叶永烈等著名科幻作家的《小灵通漫游未来》等一系列名著外,新生代科幻作家杨鹏一直坚持少儿科幻小说创作,多年来孤军奋斗,写作出《校园三剑客》等发行量达300多万册的少儿科幻名著。进入21世纪十年代,在杨鹏的带动下,超侠、陆杨、伍剑、周敬之、姜永育等少儿科幻作家成长起来,写出了大量深受少年儿童欢迎的科幻作品。随后,重文学流派的马传思、彭绪洛、小高鬼、汪玥含、王林柏、赵华等少儿科幻作家涌现出来,出现了一批可与世界少儿科幻作家媲美的优秀科幻杰作。

中国当代少儿科幻的代表作家之一陆杨作了《少儿科幻的特征》的主题发言。他说:“少儿科幻是儿童文学读物中的重要门类,它有四个特征:一是童趣属性。少儿科幻以充满童趣的描写手法,创造出奇思妙想的神奇世界。二是科普属性。在讲好科幻故事的同时,将科普知识循序渐进地传递给孩子们,使得他们在阅读中潜移默化地掌握这些知识点。三是科学属性。少儿科幻能够为孩子们种下科学的种子,使得他们对未知领域充满好奇,并对科技与未来充满向往。四是幻想属性。少儿科幻能激发儿童的想象力,创造出属于孩子们的幻想时空。”

12月

少儿科幻小说,虽然受到理论界的忽视,但中国大陆主流科幻作家,不少喜欢写作少儿科幻小说,如刘慈欣的《超新星纪元》、王晋康的《少年闪电侠》,以及黄海、赵海虹、凌晨等的许多优秀少儿科幻小说。

中国当代少儿科幻的代表作家之一汪玥含作了主题发言。她发言的题目是:《少儿科幻与童书》。汪玥含梳理了少儿科幻的发展史以及少儿科幻童书的出版状况,并提出中国原创儿童文学的幻想文学中就包含少儿科幻,少儿科幻在21世纪初的繁荣和《哈利·波特》从2000年引进之后中国儿童文学的幻想文学井喷式发展是分不开的,2007到2017这十年幻想文学尤其是奇幻文学的出版翻了两倍,从2012年中少总社“中国幻想文学创作研讨会”之后,整个少儿出版界精选幻想文学出版,尤其是2013年大白鲸等幻想文学大赛,对幻想文学精中选优起到提升作用。现在幻想文学已经进入平稳繁荣阶段,而少儿科幻正是来到了从作家到作品突破性发展的重要节点,未来少儿科幻的出版一定会进入辉煌阶段。

张然著准科幻小说《梦游太阳系》出版,以梦的形式普及太阳、月亮、木星、火星、土星、水星、天王星的知识,实际是一篇科普小说,是中国科幻第一次热潮的序幕。

迄今,中国的少儿科幻作家队伍已初具规模,影响力日益扩大。但是,少儿科幻的理论研究滞后,除赵海虹等少数科幻作家外,几乎无人问津,对于什么是少儿科幻小说,少儿科幻小说有哪些要素,评判优秀少儿科幻小说的标准是什么?没有几个人说得清楚,这严重阻碍了中国少儿科幻小说的发展,以及向世界水平进军。

接着,中国科幻作家领军人物刘慈欣、王晋康、韩松、何夕、陈楸帆、江波等,中国新锐少儿科幻作家赵海虹、彭柳蓉、周敬之、彭绪洛、张军、赵华等,著名科幻编辑及特邀嘉宾杨潇、姚海军、杨虚杰、刘明辉、张立红、崔昕平等参与了圆桌对话,对中国少儿科幻的发展,各抒己见,气氛热烈。

1951年

最近,喜看著名少儿科幻作家马传思的论文:《少儿科幻:在乱象与迷思中前行》,很兴奋,很喜欢,为此,作《中国少儿科幻多元化之路》一文,以作呼应,并"抛砖引玉",引来有志于"少儿科幻"事业的同仁,一起来探讨少儿科幻的理论问题,以促进少儿科幻文学的发展。

“大手拉小手——华语少儿科幻老作家与新锐作家对话”沙龙成功举办,必将对华语少儿科幻的发展,起到积极的促进作用。

9月

二、什么是少儿科幻小说

三联书店出版薛殿会著准科幻作品《宇宙旅行》,叙述的方式活泼生动,知识趣味强,成为读者爱不释手的书籍,多次再版。

少儿科幻与成人科幻的区别,首先在于读者对象。少儿科幻小说是为少年儿童写的。细分一下,有为12岁至15岁孩子写的少年科幻小说,有为12岁以下孩子写的儿童科幻小说。还有按学校学生年级分的,一种是为小学高年级至初中三年级学生写的,也叫少年科幻小说,一种为小学中低年级写的儿童科幻小说。

1954年

其中,以少年科幻小说的影响力最大。小学中高年级和初中,年龄在九岁到十四岁左右。这一时期的少年有着充沛的阅读时间,也有一定自主选择能力,富于想象,有强烈的好奇心与求知欲,能迅速接受新事物新思维,所以,这一年龄阶段的少年儿童成为了少年科幻文学作品的主要阅读者,他们从喜欢童话为主的儿童阶段跨入以喜欢少年科幻小说,乃至成人科幻小说的少年阶段。

郑文光的科幻小说《从地球到火星》发表,在北京掀起了一股天文热,是新中国出现的第一篇科幻小说。

因为读者对象不同,少年科幻和儿童科幻小说的创作方法是有区别的,一些少儿科幻作家对这种区别把握得很好。中国当代少儿科幻第一人杨鹏说,他写少儿科幻,是采取的少年儿童视角和思维方式,并照顾了他们受年龄局限的认知度。他写少儿科幻小说,就分别面向两类不同读者对象写不同系列的少年科幻小说或儿童科幻小说。他以小学高年级和初中读者的少年科幻小说系列是:《校园三剑客》。该系列代表作品是:《疯狂薇甘菊》《变成猎豹的男孩》《吃人电视机》《北京玩偶》等作品,已出版70余部,为中国目前最长的少年科幻系列小说,曾获中央电视台《东方书城》栏目及《中华读书报》等10余家媒体大力推介该作品。

1956年

杨鹏面向小学中低年级的儿童科幻作品系列是:《弟弟奇遇记》。该系列代表作品有:《来自未来的小幽灵》《魔术猫》《外星鬼远征地球》《魔力古棒》《小人国来的大侦探系列》等等。这些作品均为杨鹏的早期作品,曾在国内大部分小学生阅读的刊物和报纸上发表过,影响很大。

中国中兴代代表科幻作家之一迟叔昌的科幻小说《割掉鼻子的大象》发表。

三、少儿科幻的“少 ”特征

中国中兴代代表科幻作家之一鲁克的科幻小说《到月亮上去》发表。

少儿科幻作家因读者对象不同,与成人科幻写作方法有相当大的区别。我赞成传思将少儿科幻分为三个维度的意见,他认为:顾名思义,“少
科幻这种特殊的文学门类,是由“少儿"、“科幻”和“ 文学”
三要素构成,因它的创作,就应该是兼顾这三者,向这样三个维度进 延伸。

1957年

因此,我们 先要研究“少儿"这个要素有些 么特点。

郑文光的《火星建设者》在苏联世界青年联欢会上获得科幻小说奖,这是我国科幻小说获得的第一个国际奖项。

“少儿"特征表现在少儿有独特的视角上,这种视
角,其中之一是,少儿读者追求一种
认同感,因此,少儿科幻读物中的主人公公往往是与他们同龄的孩子。刘慈欣少儿科幻小说《超新星纪元》、杨鹏《校园三剑客》、威廉•科兹
克的少
科幻名著《外星人》、霍金的《乔治的宇宙大爆炸》,主人公都是孩子。当然,也有例外。

1960年

少儿独特的视角,还表现在少儿独特的童趣上。写出具有“童趣”的故事,在成人看似无聊,他们则可因这些故事乐得哈哈大笑。

中国中兴代代表科幻作家之一、重文学流派的旗手童恩正的科幻小说《古峡迷雾》发表。

同时,少儿喜欢听故事,爱憎分明,常常简单地把 分为好和坏
,他们喜欢一波三折的故事情节,性格鲜明的人物形象,还有好人打败坏人,正义战胜邪恶,光明压倒黑暗的美好结局。因此,一般少
科幻作品都是很阳光的。

中国中兴代科幻代表作家之一王国忠的科幻小说《迷雾下的世界》发表,小说文学性强,是新中国真正意义上的“小说”出现的肇始者之一。

四、少儿科幻 说的“科幻”特征

1962年

科幻包括两个,一为“科技”,二为“幻想”。

从1957年开始进行的中国青年出版社《凡尔纳全集》隆重出版。

少儿科幻小说对“科技”有何要求呢?科幻小说中的科技是关于未来的科学技术,少儿的科技知识储有限,对未来科技艰深的设想难以理解。因此,一般少儿科幻作品中包含的科技内容较为浅显,曾被误认为是在推广科普教育。

中国中兴代科幻代表作家之一、重科学流派的代表作家刘兴诗的科幻小说《北方的云》发表。

少儿科幻小说中的科技知识虽然是浅显的,但浅显并非浅薄,且在少儿科幻小说作品中将深奥的科技知识变得浅显,比在“成年人科幻”中写科技知识更为困难。

中国中兴代科幻代表作家之一肖建亨的科幻小说《布克的奇遇》发表。

少儿科幻小说中的“科学”,主要是为宣扬科学献身精神。科幻中的科学是对未来的科学,少儿科幻中的科学向正在成长的少年儿童,将他们的
目光导向未来,激发他们去探索科学的真缔,为科学献身。少儿科幻作品在培养他们的科学献身精神以及科学思想、科学方法的薰陶,作用不可低估。

1965年

少儿科幻作品中的“幻想”有何特别的呢?想象
本来是孩子的天性。在少儿科幻"说中,要
充分展示与少儿的想象力相适应的故事、情节。少儿科幻小说有保卫孩想象力的责任。现在孩子的学习压力越来越大,家家和学校重视知识和技能的教育与培训,却忽视对于孩
想象力的保护和培 养。 前教育体制在一定程度上限制甚至扼杀孩子的想象
。少科幻小说能够给孩子提供丰富的想象
天地,可供孩子遨游,最大限度地抚慰孩子灵魂,让他们得以充分展现自我。

肖建亨的科幻小说《奇异的机器狗》《小凡漫游“海底之光”》《火星一号》《铁鼻子的秘密》等发表。

五、少儿科幻小说的“ 文学”特征

中国科幻的第二次热潮

孩子的少年时期,有特殊的特质,他们的喜恶,他们的语言嗜好,都带着鲜明的年龄印记。少儿科幻小说的创作,必须应用他们熟悉的语言,他们生活当中经常使的活的语言,有时看似缺乏文彩,却备受孩子们喜欢。

“文革”使中国科幻中断十年之后,于文革结束的1976年即开始复苏。第一次热潮时期涌现出的科幻作家郑文光、童恩正、肖建亨、刘兴诗等纷纷归来,新人不断涌现,如叶永烈、王晓达等,创作出更多更好的科幻小说,使中国的科幻小说走向成熟,直至1982-1983年,一场批判科幻小说的恶浪使这次中国科幻的热潮戛然而止。

同时,少儿科幻小说是文学,必须要服从文学的规律。我们常说,文学是人学。少儿科幻小说必须在人物的塑造,情节的提炼,环境的烘托,语
的文彩,社会内涵的丰厚上下功夫。

在中国科幻的第二次热潮期,除科普型科幻、少儿科幻继续发展外,以郑文光、童恩正、叶永烈、肖建亨、王晓达为首,主张科幻文学首先是文学,写作了许多成人科幻作品,形成了中国科幻的重文学流派,创作了《战神的后裔》、《珊瑚岛上的死光》、《沙洛姆教授的迷雾》、《黑影》、《波》等文采斐然的优秀科幻小说,向世界水平进军,郑文光率先成为公认的具有世界水平的科幻大师。

我同意马传思关于少 科幻小说的“
文学性”,要注意“审美”和“价值取向”的观念。在价值取向上,“ 理性精神”与“
人文关怀”并举",才能增加少儿科幻小说的厚度,创作出具有世界水准的优秀少
科幻小说佳作。杨鹏指出,国内科幻小说缺乏“刚性”——即思辨和灵魂拷问,由于少儿科幻小说缺乏人文关怀,容易流于浅薄。少儿科幻不能只写世界的阳光
,也要揭社会和人性的阴暗 。安徒生的童话给我们以启示,
《卖火柴的小女孩》中的现实世界是何等悲催,何等灰暗。但是,我们看过后获得的不是负能
,面是改造社会的决心和勇气。

1976年

少儿科幻小说的“
文学”特征还表现在作品的美学价值上。我国著名少儿科幻作家刘兴诗的少
说《美洲来的哥伦布》及许多少儿科幻小说,充满诗意,充满音乐感,读来给人一种美的享受,这是少儿科幻小说美学价值最好的证明。

中兴代代表作家之一叶永烈登场,他的科幻小说《石油蛋白》在《少年科学》第一期发表。

六、以市场为取向,多元化发展中国少儿科幻文学

1977年

市场对少儿科幻的需求是多元化的,以杨鹏为首的塑造英雄、冒险、推理为特征的传统少儿科幻,有很大的市场,形成了市场主流,并有超侠、陆杨、伍剑、彭绪

小高鬼(张军)为主的强大少儿科幻创作团队支撑,应该继续发展。同时,以马传思、王林柏、赵华、汪玥含为代表的
重文学流派少儿科幻小说,屡获文学奖和科幻
奖,是个十年分值得关注的新动向。以姜永育为代表的“科普型科幻”流派,以普及科技知识为目的,继承发扬叶永烈《
小灵通漫游未来》优良传统,也有很大的市场,亦应予以扶持鼓励。

中兴代代表作家之一肖建亨发表科幻小说《密林虎踪》,是第一次科幻热潮中最先归来的老科幻作家。

七、 发展少 科幻影视作品

1978年

在抓成人科幻向影视转化的同时,也应重视少儿科幻小说向影视作品的转化。在世界科幻影视史上,
以少儿科幻小说为蓝本,转化成著名的科幻影视作品,不乏其例,《安德的游戏》《星球大战》《ET》等,开
始都是少儿科幻,由于越来越受到同年龄段读者的喜爱,才变成全年龄段读者共有的科幻小说或科幻电影名品。

叶永烈的科普型科幻代表作《小灵通漫游未来》由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首印150万册,开中国科幻小说畅销书的先河。

八、结语

童恩正的科幻小说《珊瑚岛上的死光》发表,这是中兴代科幻作家重文学流派代表作之一。

中国的少儿科幻正在经历被同行及公众重新认识,逐渐走进蓬勃发展的阶段。认我们一起努力
,迎接中国少儿科幻黄金时代的到来。

刘兴诗科幻小说《陨落的生命微尘》发表。

董仁威简介:

1979年

重庆市 ,四川大学细胞学研究
毕业,教授级高级工程师,是个“杂家”,他既是中国知名科普科幻
作家,也是传记文学、报告文学、主流文学作家,科幻评论家,科普科幻活动家,还是中国知名食品发酵专家、医药专家、营养专家、兰花专家、收藏专家等。他的科幻代表作巜分子手术刀》,发表在巜科学文艺》
1979 第三期上。

1月20日

董仁威 直被中国科普科幻圈称为“拼命三郎”。在从事繁 的本职
作之余,他坚持科普科幻写作及 其他各类读物的创作活动,出书 97
部,获得国家及省部级多类 奖,成为中国影响 较 的科普科幻作家之一
。他还是影响力很大的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主要创始人之一,中国科普作家协会荣誉理事、四川省科普作家协会名誉理事长

童恩正在《文汇报》上发表《幻想是极其可贵的》,以及随后发表的《我对科学文艺的认识》,阐释了他对科幻小说首先是文学的观点,科幻小说的文学性重于科学性,从科幻小说是科普的工具旧传统中解放出来,开启了科幻小说重文学流派,并成为这个流派的旗手。他的这一主张,得到郑文光、肖建亨、叶永烈等中兴代代表作家的赞同,并在科幻创作中陆续付诸实施。同时,维护旧传统的刘兴诗等重科学流派的科幻作家,同重文学流派的科幻作家,开始了一场旷日持久的关于科幻小说“姓文”或“姓科”之争,直至因为政治因素的介入,毁灭了中国的一代科幻热潮,使中国的科幻发展进入低潮。

郑文光的科幻小说《飞向人马座》发表,这是新中国出现的第一部长篇科幻小说。

郑文光的《太平洋人》在《花城》杂志发表,是郑文光“复合幻想构思”赏识的代表作之一。

王晓达的科幻小说《波》在《四川文学》杂志发表,这是一篇不以儿童为对象的小说,开“成人科幻”的先河。

吴岩科幻小说《冰山奇遇》发表,当时仅17岁的高中生“小荷才露尖尖脚”,后来成长为中国当代科幻领军人物之一。

1980年

2月

刘兴诗《美洲来的哥伦布》由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是他科学设想型科幻的代表作。

郑文光社会型科幻代表作之一《古庙奇人》发表,是他对科幻写作方法进行多方位探索的重要成果。

12月

肖建亨代表作《沙洛姆教授的迷雾》在《人民文学》发表,这是他突破中国科幻小说以科普为目的而写作的重文学流派的力作。

《科学文艺译丛》在江苏创刊。

《科学文艺》达到每期二十万份的发行量。

全国发表了超过300篇科幻小说,这是空前的数字。

童恩正的科幻小说《珊瑚岛上的死光》在上海电影制片厂拍摄成功,上映后受到欢迎,家喻户晓,这是国内第一部科幻电影。

1981年

郑文光社会型科幻代表作之一《命运夜总会》发表。

叶永烈社会型科幻代表作《腐蚀》发表。

魏雅华社会型科幻代表作《温柔之乡的梦》发表。

《科幻海洋》在北京创刊。

《智慧树》在天津创刊。

《中国科幻小说报》 在黑龙江创刊。

1982年

4月24日

《中国青年报》“长知识”栏目发表鲁兵《不是科学,也不是文学》,批判叶永烈科幻小说:《自食其果》,釆用“文革”中“泼妇骂街式”的文风,开了一个坏头。

5月23日

四川科幻作家以童恩正为首,王晓达、贾万超、刘佳寿、董仁威、谭楷等12人联名,在《文谭》杂志1982年8月总第四期上发表《童恩正等12人关于叶永烈的联名信》,批评鲁兵《不是科学,也不是文学》一文,是以“谩骂代替讲理”的歪风邪气,声援叶永烈。但是,正义的声音太弱小,淹没在卷土重来的“极左”分子一片乱打的棍棒声中,使科幻小说在中国迅速衰退,乃至消失。

12月21日

《中国青年报》“长知识”副刊发表文章,同时批判叶永烈和童恩正。

北京科普出版社创办新刊《科幻世界:科学幻想作品选刊》
,四个月内连出三期。这个刊物只选摘全国报刊已发表的科幻作品,是很罕见的科幻选刊。

《中国科幻小说报》9期试刊后未能正式出版即停刊。

1983年

《中国青年报》“科普小议”继续发表批判叶永烈、童恩正、魏雅华等的文章,随后,掀起了一股批判科幻小说的恶浪,将对叶永烈科幻小说《黑影》的批判提高到政治高度,被称之为“科幻小说中的《苦恋》”。

4月

中国科幻之父郑文光在批判科幻的热浪中,“中暑”突发脑血栓,半身不遂,从此退出中国科幻的历史舞台。

11月

叶永烈在北京香山科幻小说座谈会上宣布“挂靴”,从此转行写人物传记,以后再也没有回归。

《科幻海洋》和《科学文艺译丛》相继停刊。

中国科幻的八年断裂期

1984年

郑文光长篇科幻小说《战神的后裔》由花城出版社出版,这是郑文光的绝唱,是科幻小说民族化、中国化的代表作。

《科学时代》停刊。

1985年

5月

程嘉梓长篇科幻小说《古星图之谜》在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

1986年

《科学文艺》和《智慧树》杂志联合举办首届中国科幻银河奖颁奖典礼,《科学文艺》部分甲等奖由吴显奎、缪士、孔良、杨志鹏、魏雅华的作品斩获;《智慧树》部分甲等奖由迟方、王晓达、刘兴诗、洪梅的作品获得。

姚海军在黑龙江省伊春市创办《星云》。《星云》为我国第一本科幻爱好者杂志。第一期手刻蜡纸印刷,内容以科幻动态和科幻评论为主。

5月

《智慧树》杂志停刊,中国只剩下《科学文艺》一家杂志发表科幻小说。

1989年

《智慧树》杂志停刊后,由《科幻世界》独家主办的第二届中国科幻银河奖颁奖典礼举行,童恩正著《在时间的铅幕后面》获一等奖。

《科学文艺》更名为《奇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