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到伦敦,最不适应的,既不是一日三顿雨,也不是难吃的英国餐,而是伦敦的时间。这大概是因为,大雨也好,汉堡也罢,若不喜欢,都可以躲一躲。唯一躲不掉的,是笼罩着这座大都市且全民执行的时间。

图片 1

准备好,下次你开门收快递,见到的或许是这个……

最初让人体会到这种时间上的差异的,是快递服务。

伦敦夜景(图片来源:东方IC)

快递小哥遇上竞争对手。

对生活在上海的人来说,由淘宝、京东和各家快递公司联手打造、彼此竞赛的“江浙沪”速度,早就把我们对快递小哥的依赖指数,训练成了以“天”为单位的惦记;甚至于,上午订下午到,也是稀松平常的事。在高效有序的快递小哥的帮助下,时间成了可以随时拿捏、任意截取的对象。其中,最有感觉的,莫过于寄快递时,收件小妹总不忘记特别提醒:“你寄的价钱是要隔天到的哦!”单这一句,就让你知道自己有着掌控时间的魔力!既可以加钱加价,两小时速达,也可以选择放缓时间,隔天无妨。

有人说,日落之后,伦敦的生机才真正浮现出来。夜间经济助推了这座世界都市的经济发展。伦敦的夜间经济已成为英国的第五大产业,其成熟的运营模式和巨大的商业潜能不仅丰富了人们的夜生活,也为英国经济增长创造了多元化新引擎。

在世界各地,机器人已经开始运送包裹和披萨了。

虽然“地球是平的”,但并非所有地方的时间,都如此温顺驯服。世界金融之都的伦敦,便非如此。如果说,淘宝京东是国内大鳄,执行的是“中国速度”,不具有可比性,那么,就说说覆盖全球的亚马逊吧。

“夜间经济”源自20世纪70年代英国为改善城市中心区夜晚空巢现象提出的经济学概念,是指发生在当日18∶00到次日6∶00以本地市民和外地游客为消费主体,包括休闲、旅游观光、购物、健身、文化、餐饮等在内的现代城市消费经济。

由北京市海淀驻区企业研发的快递机器人,经过清华大学、中关村智造大街、多个封闭小区7000公里路测和调试,目前已实现小规模量产,有望今年6月在北京一些小区投入使用。

从网站的下单程序、短信通知,跟踪包裹,全世界的亚马逊是“一样一样的”。唯一不同的,是那条绿色的“运输”、“派件”线所代表的实际时间。习惯了上海亚马逊的我,在伦敦第一次下单,便体会到了其中的诡异。在“派件”和“抵达”之间,只有短短五毫米的距离,你却无从琢磨出,这究竟代表着多少小时。以至于,在伦敦,等着快递来敲门,成为一桩一周乃至更长久的事业。直到我终于意识到,这是水土不服的时间观在作祟。于是,果断把收快递的时间单位,从以“天”计的“中国速度”调整为论“周”算的“英国速度”。下单之后不再翘首以盼,而是干脆“忘记”,等忘得差不多了,突然收个快递,便是惊喜。此番操作之后,旅居伦敦的幸福指数明显上升。

英国于1995年正式将发展夜间经济纳入城市发展战略,2004年到2016年间,仅伦敦就创造了逾10万个新的夜间工作岗位,涵盖了1/8的工作岗位。2017年夜间经济占全英国GDP的6%,同年伦敦市的夜间经济收入达263亿英镑,预计到2030年将达300亿英镑。

在德国和荷兰,达美乐披萨(Domino’s
Pizza)已经使用少量的Starship机器人执行快餐外卖的送货任务。

等到再多住一段时间,便发现,并非伦敦的快递小哥特别懒惰,才纵容了不够驯服的时间。而是整个城市,似乎是商量好了的,执行一种“不一样”的时间分配。

由北京市海淀驻区企业研发的快递机器人,时间成了可以随时拿捏、任意截取的对象。伦敦的夜间经济主要由酒吧、饭店、音乐厅、剧院等组成,夜间经济和城市文化氛围有密切的关联。遍布大街小巷的酒吧、俱乐部是这座注重“酒吧文化”的城市发展夜间经济的主力军,酒吧成为英国人一天忙碌工作后去休闲场所的首选,为他们提供了畅所欲言、结交朋友的机会。

这些六轮式机器人的行进速度可达每小时4英里,携带10公斤左右的货物。它们使用3G技术在街道上寻找路线,一旦机器人到达,客户可通过App打开盖子,取走商品。

其中,最为突出的,就是对购物时间的严格规定。伦敦的大型百货商店,一律晚上八点关门,小一些的,五六点就打烊。我住的地方,临近最著名的露天市场,百来个摊位,各色小商贩,打出的广告是“来伦敦的最后一站”。显然,这样的市场,针对的并非周边居民,而是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可即便是这里,每天下午过了四点半,小贩们就陆续收摊走人,多一刻也不愿意停留。你若想在此时买个什么,他只会和颜悦色地告诉你:“明天再来。”五点之后,偌大的市场,永远干干净净、空空荡荡。

城市夜间经济的发展是建立在文化传承上的。伦敦大大小小的博物馆不胜枚举,近年来,也逐渐向公众开放夜间展览。目前,伦敦正在筹建英国首个真正24小时不打烊的博物馆。如今英国已有不少博物馆实现晚间开放,每周五延长开放时间到22时。每年的10月25日至27日为一年一度的“博物馆之夜”,伦敦大小博物馆会推出不同类型的晚间活动,以展览、讲座和对话的形式展现文化魅力。

目前,这种场景还发生在英国、意大利、韩国、美国等,形状各异的送货机器人可以在人行道或自行车道上行使,将包裹送到人们的身边。

待得更久一点,开始明白,“伦敦时间”掌控的远非伦敦一地,而是英国通用。那些以旅游为主的英国小城镇,也不例外。这让我不禁疑惑,英国人究竟指望游客如何安排时间,才能又旅游又购物,支持地方经济?一方面,他们开了五花八门的商店,诱人购买;可另一方面,所有商店和各大景点一起开门关门。等到游客们好不容易逛完景区,想要shopping的时候,永远铁将军把门。如果说伦敦那些大型百货商店可以店大不倒、严于律己的话,那么这些全靠游客维持生计的小镇商店,又哪里来的动力,到点关张呢?
每次看到这样的小店,我既佩服他们的守时,又不由自主替他们担心起生计问题。

为了能够为当地居民打造更安全的夜生活,伦敦市政府还特意成立了夜间经济活动委员会,并专门留出一个公务员岗位招聘一位夜间主管。该岗位要求应聘人深谙英国夜间经济,旨在“捍卫伦敦夜间文化价值,推动伦敦夜间经济发展和多样化”。

麦肯锡咨询公司预测,在不到10年的时间里,80%的包裹将被机器人配送。

然而,“伦敦时间”却有着强大的自制力,并不因经济不景气而有丝毫的改变。人们对这一时间的执行,也照旧一丝不苟。每个周日,一到晚上六点,所有店铺一律打烊,就算是英国佬最喜欢的酒吧也是一样。于是,周日晚上的伦敦大街,常常空无一人。偶尔有一两个人走过,我也总是以己度人,把他们视为和我一样的,难以适应这座城市的时间规矩的异乡人。

此外,伦敦市政府实施了地铁通宵运营计划,为夜间经济的消费者和从业者提供安全便捷的出行保障。自2016年,伦敦政府在两年的筹备后终于实现了通宵地铁运营,伦敦的几条地铁主干线包括中央线、朱比利线、维多利亚线都在周五、周六两天开通24小时运营。目前伦敦的11条地铁线路中有5条已实现周末通宵运营。

机器人如何送货?

每当这样的时刻,站在清冷的大街上,我便会想,这样的“伦敦时间”究竟把人们赶去哪里了呢?

夜间经济已成为全球化大城市推动经济复兴的重要手段。发掘城市文化内核、平衡安全与多元化的需求,城市夜间经济才能更好地满足新时代人们对于物质文化和精神生活的需求。

在无人送货方面,中国走在了世界前列。

也许是家里。“无处消费、必须回家”的律令,把人们赶回到了自家的餐桌前。无论工作如何繁忙,总有一个时间段,人们无法依赖外卖或餐厅,必须回家自给自足。

早在2017年6月18日,京东无人配送车就在中国人民大学完成首单配送。据悉,京东无人车分为大小两种类型。小型无人车可以放入5件快递,每天能配送10-20单,一次充电能续航20公里;大型无人车一次能送6件快递,每天能配送10-20单,一次充电续航80公里。

也许是音乐厅和剧院。购物的诱惑在夜晚被拦腰斩断,不愿意回家的人们,总是把剧院和音乐厅挤个爆满。更何况,文化演出的票价,比起百货商店的标签来,要可亲得多。

当用户下单后,京东无人车可以按照既定路线自动导航行驶,并具备路径规划、智能避障、车道保持、智能跟随等功能。到达目的地后,无人车会发送一条短信,告知消费者取货密码,并提醒取货。

也许是各色小书店、大学或其他公共场所。每天晚上,伦敦总有那么十几个免费讲座在对人们招手,邀人前去争论。在这样的夜晚,进一次威斯敏斯特,在平日议员们唠叨个没完的漂亮房间里,参加一场辩论,倒也不错。

欧洲送货机器人厂商Starship
Technologies也研制了类似的机器人,该公司的设计目标是能够让其在城镇人行道上缓慢行进。

而在所有赶着回家、赶着听音乐、看演出、蹭讲座的人流中,也许便有亚马逊的快递小哥,John
Lewis的售货员,餐厅的大厨、露天市场的摊主……

据Starship的联合创始人阿赫蒂·海因拉介绍,他们研发的机器人已在100个城市进行了测试,在1200万人身边走过。

当然,这只是我的想象。在伦敦这座贫富悬殊的大都市,普通人到底有多少经济能力和闲适心情,去享受这座城市,从来都是需要打上问号的事。但至少“伦敦时间”,给了他们一种特别的保证,使之拥有一块可以自己做主的时间,免于生产和消费的过度侵犯。

目前,Starship在欧洲和美国的8个城市部署了大约100个机器人。Starship将机器人租借给企业,并向它们收取运费,总费用比目前的其他方式低很多倍。

一年之后,回到上海。被“伦敦时间”严重抑制的消费者的魔力,立即失而复得。21世纪中国商业贡献给世界的最大发明———“双11”,也如期而至。一时间,所有人都呼喊着口号,拥抱“双11”。数据显示,仅天猫“双11”这一天的总交易额就达1207亿元,又一次创造了新的世界纪录。而随着这一数据持续翻新的,自然也包括这座城市的时间感,它如脱缰野马般,和交易额一起,向前奔驰。

意大利送货机器人“YAPE”则可以携带70公斤的货物,在人行道行使时的速度为每小时6.5公里,在自行车道上更快一些,速度达每小时20公里。

只是,几天之后,新闻报道说,有一位快递小哥倒在路边,再也没有醒来。

它的工作原理其实很简单。YAPE使用GPS定位,利用自身摄像头和测距激光判断街道上的状况并做出相应闪躲或加速等处理,避免行人、障碍物以及顺利通过交通信号灯的街道路口。

这让我又一次想起了“伦敦时间”。这倒不是说,“伦敦时间”有多么仁慈。从始至终,来自世界各地的非法移民工从不在“伦敦时间”的保护范围内。他们依旧夜以继日,在看不见的流水线上为伦敦乃至所有英国人提供着廉价服务。只是,在这个处处加速度的世界里,“伦敦时间”至少展示了另一种分配和掌握时间的方法,一种在随商品增长、只能越来越快的思路之外重新驾驭和规范时间的可能。

到达目的地后,其货舱只能由指定收件人通过刷脸或其他开锁操作打开,不过取货人必须在YAPE送货系统注册。

2016.12.1

如果轮式机器人很常见,那么长得像鸵鸟的机器人则比较特别。

位于美国纽约的Agility
Robotics公司,正在研制能够穿越任何地形的机器人。它的第一款产品叫做“Cassie”,形状类似鸵鸟,已经在六家研究机构被“聘用”。该公司预计,这款机器人的用途将十分广泛,既可以送货,也可以进行设备检测以及危险的搜救行动。

在众多送货机器人里,最抢眼的可能是亚马逊研制“postmen”。它可以随时送货上门,如果你不在家,它还可以通过“亚马逊钥匙”打开智能门锁,将物品送到你的家里。

根据亚马逊的设想,这个机器人既可以被个人所有,也可以是整个公寓或社区的“送货小帮手”。即使出差在外,也不用担心收货问题。

“送货是可以相对迅速地实现自动化的”,海因拉指出,“人们认为这将在未来20或30年后才会发生,但我们意识到……现在是时候了。”

还有哪些障碍?

物流成本一直是快递业沉重的话题,尤其是最后一公里。数据显示,2016年度全球物流成本近800亿美元,其中最后一公里运输成本占50%。

专家称,与快递小哥相比,送货机器人可以将运输成本降低一半。巨大的商业潜力,吸引着全球汽车制造商、科技巨头、创业公司以及快递公司纷纷入局。

京东曾表示,做无人项目的初衷就是为了解决日益增长的物流配送需求,力求通过技术不断降低物流成本并提高运营效率,进而提升用户的购物体验。

当然,除了成本低廉,送货机器人还有很多其他好处。比如,因为是运输货物且低速行驶,安全问题不用担忧。此外,机器人送货可以是全天候的,在夜晚的时候甚至效果更好。

这是否意味着送货机器人已经完全可以取代快递小哥?答案是否定的。

无人配送最大的弱点,可能是需要消费者走到路边取货,而快递小哥则可以将包裹或披萨直接送到你的门前。

有人会问,亚马逊的“postmen”就可以走进家门。但这里需要指出的是,亚马逊的智能钥匙系统存在安全漏洞,在去年被曝光,黑客可以趁机溜进消费者的家里,盗取财物。

而用惯了人力的快递行业,目前也还没有完全接受这一新技术。总部位于伦敦的快递公司Hermes,其创新主管理查德·布洛恩对一大批机器人很快取代人类的想法表示怀疑。

“有个问题是,这种模式在未来会有多大的可扩展性”,布洛恩说。他的公司参与了在伦敦萨瑟克区进行的一项小规模机器人试验,但最终决定坚持使用传统的货车送件和取件方式。

“现在,我们的快递员跑一趟可以递送50个包裹。考虑到一台机器人大概需要半小时才能递送一个包裹,你会需要很多机器人。”布洛恩说。

送货机器人还面临一些团体的抵触,后者对各种问题(从潜在失业,到挤占人行道上的有限空间)感到担忧。

“行人已发现人行道上到处都是障碍物,包括街区公共设施和停在人行道上的车辆”,提倡步行的英国慈善机构“生活街道”说:“基于人行道的机器人是一种额外障碍,并且因为它们在移动,所以增添了一种新的威胁。”

不过,分析人士认为,随着包裹数量的大幅增长,人类最终将依靠机器人配送。

本文转自中国新闻网,并不代表中国(
如果您有合作意向,欢迎咨询小编QQ:2547636413。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