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后小茵把他介绍给了“茵”DV社的其他成员,包括一个有些花痴的胖女生,一个有些白疾的花瓶女生和一个说话都不顺溜的奇怪男生。发小茵宣布由他出演男一号,那个叫夏芝薇的女生是女一号后,不知为什么,另两个人都像被霜打过的白菜——全蔫了。更可怕的事情发生在拍摄开始后。那个饰演女二号的女生不断地对他放电,看得他毛骨悚然;而那个演对手戏的PLMM就更过分了,不断地忘台词,说错对白,而后左一个对不起右一个sorry,估计他安臣杰这一生能听过的道歉,今天至少占去一半。当小茵指手画脚地“指导”美嘉如何完美地诠释一个富家小姐的闺中好友时,那个担当场记兼剧务的小个子男生来到了他的身边。“你……你好。我叫……令……剑合。”“你好,我叫安臣杰,你可以叫我阿杰。”“那个,我……是自愿来……来这个……社团的。”令剑合笑了笑,露出参差不齐的牙齿。“我是被逼来的。”安臣杰也干笑了两声。“我……希望你……知道,我和夏……芝薇的关……关系都很好,所以……”“继续重拍前一个场景!”卓小茵打断了令剑合的结结巴巴。“开工了,我们以后再继续聊吧。”安臣杰礼貌地离开,他已经有些明白这个奇怪的男孩想说什么了。“5号场景第7次拍摄。Action!”小茵架起了她的SONYPC120E再次向她的导演梦想走去。“我还是没能离开。”“我知道……对不起,小茵,我又忘了我该说什么了。”芝薇不负从望,又一次忘词了。“NG,NG.”小茵开始有些不耐烦了,“这样吧,芝薇,你先休息一下,我来演一次给你看看。”卓小茵卷起袖子,亲自披挂上阵了。小弄堂的另一边,一群老阿姨们边织毛衣边看好戏边发出感叹:“唉,真不知道现在的小孩都在想些什么。”无视旁观者的说三道四,小茵果断地下达命令:“令剑合你负责摄像!夏芝薇负责提词!美嘉拿着反光板!OK,Action!”“我还是没能离开。”“我知道。”“从我第一次遇见你,我就知道这辈子都离不开你了。”“但是……”“不要但是,我想要我们的将来。”“我们会有将来吗?我的生命……”“不要说了,”安臣杰轻轻捂住了小茵的嘴,“从这一刻开始,我们一起分享一切,痛苦,忧伤,快乐。”“卡”小茵叫了停。刚才的一刹那她的心忽然跳得好快,感觉就像……就像那晚偷拍阿杰时一样。“怎么样,我演还不错吧。”安臣杰拍拍小茵的肩膀。“嗯。”“想当年我念小学时可是校话剧社的客串演员哦,在排演的《仲夏夜之梦》中演了一个重要的角色。”阿杰兴奋地说道——不知为什么,和小茵配戏,竟然让他的心情开朗起来,“只是那个角色没有台词,因为它是一块大石头。”每个人都笑起来。芝薇笑得尤其开心。看得出,不当女主角让她轻松了很多。难道,她真的不适合当女一号?又或者,只有自己才真正适合这角色?真正适合与安臣杰演对手戏?甩甩头,小茵甩开这些思绪。“各位辛苦了,明天休息一天,我把剧本修改一下,后天我再通知大家。”“喜欢,不喜欢,喜欢,不喜欢。”小茵窝在小房间的沙发上,手里撕着一朵无辜的小花,身边的“满月”则不时的嗅嗅飘落在它眼前的花瓣,期望能从中找出一些可吃的。“喜欢。”随着最后一片花瓣的掉落,卓小茵得到了又一胩“喜欢”的证实,现在“喜欢”与“不喜欢”的比例为5:5.“奸商啊!”小茵愤怒地看着眼前那株几乎已经光秃秃的多头菊,“说什么花瓣数都一样,骗人。”“满月”终于明白即使等到天亮也不会出现它渴望的宵夜了,拖着肥胖的身体向自己的小窝走去。为什么,当双目对视的时候,她的心会跳得这么历害?为什么,每次当她看见他的时候,都会觉得如此开心,又如此羞涩?为什么,知道了他就是童年的那个“阿杰”后,对他怒目而视,却把喜悦悄悄地藏在了心里?难道,这种感觉就是……电话铃声及时打断了她的困惑。“请问卓小茵在家吗?”一个掐得死人的温柔的声音问道。“我就是,你……”“我是夏芝薇。”“芝薇?这么晚了,有事吗?”“小茵……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只要不是杀人放火抢劫得窃的事就行,哈哈。”“我今天偷偷在你包里塞了一封信。”“信?”“嗯,一封拒绝信。”“不要啊!我不是不让你演女主角,真的,你可不要离开DV社啊,今天我只是示范一下,女主角以后还是你的。”“不用那么紧张,那封信不是给你的。”“不是我的?”“信是给阿合的。几天前他到学校,说有东西送给我希望我接受。然后就塞给我一束百合和一张卡片,转身跑了。”“哦,然后呢?”小茵舒舒服服地躺在了沙发上,顺手打开一包薯片,开始听故事。“卡上写的都是些要和我交往之类的话,我吓了一跳,就把信给妈妈看了。”“不会吧!”薯片塞太多了,噎住了喉咙。“我长这么大所有的事都是妈妈给我安排的。妈妈要我写回绝的信,我就写了。可我不敢当面给他。你可是我们的头,那么有魄力,我真希望能像你一样。但我又怕你知道了会拒绝我,所以就偷偷地把信放进了你的包。”“关我什么事吗?”天知道,她生平最讨厌的就是这种婆婆妈妈的事情了。“你愿意帮我把这封信给他吗?求求你了,拜托了!”芝薇的声音那么的楚楚可怜,小茵硬生生把脱口而出的“我不愿意”加上了“才怪”两字。芝薇快乐地说道:“小茵,你最好了,小茵万岁。”然后无比温柔地向她道了晚安后挂断了电话。好烦!自己的问题都没解决,又来了一件麻烦事。卓小茵用力扯着自己的头发,软软地倒到了沙发上。“我痛恨爱情!”可是……自己对安臣杰到底是什么感觉呢?自从阿杰离开后,等待的应该就是和他重逢后的不再分离,那绝对不是友情,那是——喜欢。虽然痛恨爱情,小茵还是偷偷地下了一个小小的决定:将爱情进行到底。“嗨,早啊,阿杰!”在“影园”门外转了第6圈后,小茵终于刚好“邂逅”了走出门来的安臣杰。“好巧,我们一起走吧。”“好啊!”小茵正求之不得呢。“小鬼,剧本改得怎么样啦。”“喂,本人可是货真价实的女生。以后只许叫我小茵,不然格杀勿论。”“哦,你是女生?为什么我感觉不到啊?”阿杰大笑起来。“找死啦。”小茵抓起笔记本就向阿杰头上招呼过去。“杀人啦,快闪!”安臣杰一个侧身夺过笔记本,“今天有空吗?来我家吧。”卓小茵一愣:“干吗?”——难道他知道了她的主事?又或者他要对她倾诉些什么?“是有要事相商,关系重大,请务必出席。”阿杰神秘地对小茵笑了一下。清晨的太阳正慢慢在他们面前升起,美好的一天又开始了。好的心情总是能让人保持愉快。昨晚才刚刚为爱下了决定,没想到今早就收到了来自阿杰的意外邀请,今天简直是太完美的一天了,小茵甚至没有计较来自苏丽丝和陈玛莉的嘲笑与讥讽。“脸颊边要轻轻地刷一些深色粉底……”所有的女生都在对着镜子仔细地化着妆,包括了——卓小茵。“喂,小茵。”何美嘉转过一张扑了一半粉底的脸,“今天你怎么也化得那么认真?是不是你的春天终于到了?”幸好粉盖得够厚,遮住了她的脸红。“我只是觉得拍电影的时候可能用得上。”小茵淡淡道。今天学的是晚妆,几小时后就能派上用场,她能不认真吗?今晚,她要在阿杰面前展现自己最美丽的一面。“小茵,今天学校有没有什么新闻啊?”范心虞一边收拾桌子一边问道。“没有听,妈,我先进屋了。”小茵一溜烟钻进了自己的房间,轻轻带上房门。看一眼钟,还早。OK,现在开始温习美容课的内容了。卓小茵拿出了所有化妆品摊在了桌上,把脸凑到镜子面前,撩起袖子准备大干一场。“满月”静静地趴在小茵屋子的窗台上,好奇地看着她在脸上加各种奇怪的东西。“天啊!”一声惨叫划过傍晚的夜空。镜子前俨然一个活脱脱的小丑。有生以来第一次,小茵由衷地认识到化妆原来也是一门学问。

“我看看,”美嘉认真地盯着小茵看了三秒后回答,“嗯,没有。因为你脸上写的是”语言留言“。”“去死!”小茵顺手抄起一个沙发垫就往美嘉头上拍去。“停,停。”美嘉停止了打闹,“你什么时候去对阿合说呢?”“唉,我正犯悉呢。”美嘉小眼一转:“不如交给我办吧!”小茵瞪大了眼睛。怎么回事?这位最佳损友竟然破天荒地自动请命,难道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既然有人自告奋勇,那她也乐得把这块烫手的烘山芋拱手相让。上午的课程就快完成了,安臣杰和樊君瑞早已饥肠辘辘了。“喂,小杰,吃饭去,我饿死了。”“好。”“昨天雪儿来看你比赛了,你小子怎么还发挥得那么差。”“去你的,你昨天只是幸运而已。”“对了,那个后来和你在一起的女孩是谁?”“哦,她啊!是我弟弟。”“弟弟?”君瑞不解的看着阿杰。安臣杰对他一笑:“发什么呆,再不去就真饿死人了。”“记住,你只要负责吃就可以了,别的,包在我身上。”美嘉对着小茵神秘地一笑,径直推门进入ABC商社。一进门,小茵就靠窗坐下后,美嘉则不知跟令剑合说了些什么,没多久,只见令剑合热情地端来了两碗香喷喷的方便面,外带两根烤香肠。“快吃吧,你不是说饿死了吗?”美嘉坐到张大了嘴的小茵身边。困惑地咽下面条。接着——“差不多了,”美嘉向柜台后的阿合打了个响指,“上甜点。”令剑合乖乖地端上两块水果蛋糕。神秘的仪式持续到两个女孩酒足饭饱走出ABC.小茵再也忍不住了,再等一秒,她就要被好奇憋死了:“喂,你到底在搞什么啊?”“步骤是这样的,”美嘉抹着油嘴,一脸得意,“第一步,先告诉阿合我有芝薇给他的口信,告诉他可以,得是他得请我们吃饭;第二步,再对他说,芝薇拒绝了他,但是,没关系,我们有办法,而若要知道这是什么办法,得请我们吃甜点;最后,告诉他挽救的办法就是我们不断地在芝薇的身边吹耳边风,芝薇耳根软,一定会听进我们的建议的。当然,这耳边风也不是白吹的,是要有回报的。”她晃动着手中的可乐,“令剑合这小子也还算拎得清。”所谓的骗吃骗喝,原来是这样的。只是,小茵的一世英明也算是给美嘉毁了。“Good!今天很好,大家可以收工了。”随着小茵的一声“收工”,刚才还睡意朦胧的美嘉一下来了精神。“终于可以回家了,太好了。”美嘉飞快地收拾好了东西。“典型的上班一条虫,下班一条龙。”小茵笑着说道。“管它虫啊,龙啊的,只要能回家吃饭就好。我很好养活的。”美嘉笑嘻嘻地来到安臣杰面前,“阿杰,要不你养我试试?”阿杰连忙摆手:“我不养宠物的。”在众人的哄笑声中,芝薇偷偷来到小茵身边。“小茵,你有没有把信交给令剑合啊?他怎么还是那样啊?”“打也打了,骂也骂了,恐吓也恐吓了,你就节哀吧。”小茵边说边狠狠瞪了美嘉两眼,只可惜美嘉正陶醉在安大帅哥的身边,哪里顾得了这边厢有苦难言的她啊!“可是……”芝薇楚楚可怜地缠在小茵身边,“他这样,我……”“小茵,”一个声音响起在他们身边,“我们一起走吧,我有些事想和你说。”“阿杰!”此时他的出现简直就像救星。“小茵……”“拜拜!”小茵如获大赦地挥着手,“明天见!”夕阳下,喧闹的街道恢复了宁静。虽然电影已经拍了不少日子了,可是,同阿杰一起回家,这却是第一次。一时间,两个人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小茵……”“阿杰……”两人同时开口。吐了吐舌头,小茵调皮地一笑:“你先说。”“我在想……”阿杰停下了脚步,“你能不能再帮我一次?”“什么?”她踢着街上的小石头。“周末,我想同雪儿一起郊游,”安臣杰低头看她,“你能再帮我约一次雪儿吗?”努力藏住眼中的失落,小茵微笑地迎视着阿杰的目光。“好!”“够兄弟。”一个大巴掌拍在小茵瘦弱的脊背上,就差吐血而亡了。小茵也笑了,跟在阿杰向边向回家的方向走去。夕阳在他俩身后拉出两道长长的身影,一道快乐,而另一道却写着——寂寞。“抱歉,上次给错了信,让阿杰误会了你。”雪儿微微一笑,优雅地摇了摇头:“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所以,没关系。”“可是……”小茵重重地叹了口气,长那么大,她第一次知道忧郁是什么滋味,“我喜欢阿杰,而他却完全不知道,不但不知道,他还希望通过我去约另一个女生……”“你完全可以告诉小杰的。”雪儿建议道。小茵自嘲地一笑:“更奇怪的是,这些话我虽然无法对阿杰说出口,可是,在你面前我却毫无保留。”“也许,”雪儿轻啜着咖啡,“越想得到就会越怕失去吧。”甩甩头,甩开这些剪不断理还乱的烦人思绪。还是直接进入主题吧。“阿杰想周末约你一起去郊游。”“哦。”雪儿应道。“好了我已经完成任务了,”卓小茵站起身,“拜拜。”“小茵,”雪儿叫住了她,“我有个打算。”“什么?”“不如这样,”雪儿提议着,“周末,你和DV社的人与我们一起去吧!我们来个单车远游,食物方面由我来安排。”“可,阿杰是想和你单独……”“不知道他的感情还好,”雪儿微笑道,“一旦知道了,单独在一起感觉总会有些怪怪的。也许人多了会自然一些呢。”

“这……”“就当帮我一次,好吗?”下了两天的雨,到了周五今晚才转晴。一层秋雨一层凉,虽然如此,周六的早晨还是美得不可思议。天空是一片瓦蓝,草地上还有点潮湿,空气中充满了清新的芳草味道。一切预示着这将是美好的一天。提前半小时,安臣杰已经到达了约定的地点。事实上,他激动得几乎一晚没有睡着。雪儿应该知道了他的心情吧。而她答应了这次郊游,是否意味着她也有同样的心情呢?阳光下,林xx道的那头有一辆雪白的跑车向这边驶来。镇静,站在靠在树上的单车边,安臣杰告诉自己,镇静,千万不能像小男孩那样手足无措。停下车,打开车门,穿了一身洁白运动装的任雪儿走了出来。“早啊,小杰。”“早,雪儿。”安臣杰向雪儿走去。也许——从这一刻起,一切将有所不同,一切会有所改变……“早啊,阿杰。”“美嘉?”“早,阿杰。”“芝薇,令剑合?”而最后出现在他视线里的是——卓小茵。“他们是我邀请来的,你不介意吧?”雪儿侧头微笑。“当然不。”安臣杰勉强地笑了笑。卓小茵绝对是一个拍摄狂,就连今天她都带着她的宝贝PC120E.令剑合对芝薇的搭讪,美嘉对阿合的作弄,这对无聊男女的追打等等,一概没有逃出PC120E的小小镜头。可是,收入镜头最多的,始终还是阳光下的安臣杰。他见到DV社的人,一个个从车里出来时的惊讶,而后的无奈,到最后勉强的苦笑;中午大家一起烧烤时,他与何美嘉抢着要第一块烤熟的鸡翅膀时的孩子气;他打开一瓶被芝薇使劲摇过的可乐,而被喷得满脸都是时的窘样;还有,还有就是他对雪儿无微不至,无所不在的关怀。在小茵的镜头里安臣杰永远都是男主角,而阿杰心目中女主角却永远只会是任雪儿。是缘分,还是宿命?抑或只是一场捉弄人的游戏?雪儿放下了手中的饮料。“我想宣布一件事。”她突然地说道。所有人都停了下来,安臣杰更是有些诧异。“这个学期结束后,我将会离开这里。”“你要去哪里啊?”何美嘉努力地吞下了一大口的烤肉。“我决定去美国进修传媒。其实成为一个最出色的新闻记者才是我最大的梦想,所以我会向着这个目标不懈努力的。”“你已经决定了?”小茵轻轻地问道。“是的,而且我还有一个决定,那就是,”雪儿的眼光有意无意间掠过阿杰,“在学业完成前,我不会为其他任何事情分心。”其他任何事情……是指他的事情吗?阿杰愣愣地看着烤炉上已经有些焦黑了的肉串。他没想到她竟然决绝到不会为任何事分心。他更没想到她会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宣布这个决定。“对不起,我有事先走了。”安臣杰猛然站了起来,跨上单车,飞驰而去。在他身后,是一群不知所措、面面相觑的男孩女孩。虽然已是深秋,可是,“影园”里依然是一片微型机勃勃的景象。晃着双脚,小茵坐在“蝶园”和“影园”之间的栏杆上。“妈,我出去打网球了。”一个低落沉的男孩声音从大宅的房门传出。阿杰!小茵心里一紧,停止了晃脚的动作。背着网球拍,安臣杰落寞地走向大门。这是三天来,他第一次走出家门。“嗨!阿杰!”他抬起头来:“小茵,你怎么在这儿?”“我……”小茵飞身跳下,却再一次失去平衡。“当心!”阿杰冲上前去,接住了她,也再一次的,两人一起摔倒在了地上。小茵连忙站了起来:“对不起!”“没关系,”阿杰无奈地耸了耸肩,索性坐在了围栏下的草地上,“我已经习惯了。”“我……”小茵坐在了他的身边,“我有些话想对你说。”午后的阳光透过树梢懒洋洋地撒下。淡淡的云层在天空慢慢地飘过,一次次地为草地投上阴影。“说吧。”安臣杰道。“首先我想说的是,”小茵小心翼翼地开口,“我真的不知道任学姐会在那天宣布出国。”如同一抹浮云飘过天际,安臣杰的脸色阴沉了起来:“别再提她了。”“我还想说的是……”小茵停顿了几秒钟,终于鼓起勇气。“我喜欢你。”一阵微风掠过,树枝摇曳,树影婆娑。——我喜欢你。而你……能否听到我此刻的心跳?是否了解我此刻的心情?请——告诉我你的感受,请——别用沉默作为你的回答。一片树叶悠然飘落。沉默中,小茵听到自己的声音试图在解释着什么:“还记得你叫我去你家的那个晚上吗?当你告诉我那两颗星星的距离有多远的时候,我本来想告诉你我的感受的。可是……你告诉我你喜欢别的女孩,而我,也没有虽然的勇气。”“小茵,”安臣为不安地坐直了身子,试着开口,“我……”该怎么说?该怎么说才不会影响两个人之间的友谊?才不会造成伤害?转过眼不敢看他,小茵继续着:“所以,第二天当我为你带信的时候,我把对你的感觉告诉了任学姐。”这又是一个意外。“你告诉她你喜欢我?”阿杰惊讶道。“是的,我说了。我告诉她,我要和她公平竞争……”“竞争?”并没有觉察到安臣杰声音中的那一丝警惕,小茵接着道:“我还说,成为你和她之间的邮差,这让我觉得很痛苦……”“如果你不想送信,”他打断了她,慢慢地道,“你可以直接对我说。你答应了我,却跑到雪儿面前去诉苦!我没想到,你居然是这种人!”——你居然是这种人!小茵猛然抬头,却惊讶地发现安臣杰眼底的那丝怒意。当他得知她送错信的时候都没有生气,可是,现在却生气了!这究竟是为什么?“我没有想到你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竟会这样做!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你可以不择手段,你可以不异伤害他人!”阿杰的话就像一道鞭子抽到了她的身上。这次轮到小茵惊呆了:“我?我怎么了?”“第一次的信真的是拿错了?”他冷笑,“也许不是吧。至于雪儿的出国计划,也许你也是早就知道了,于是,你对她说出那番话使她更坚定了出国的念头,当她远走高飞后,也就再也没什么人能够妨碍你了。我说的没错吧,卓——小——茵。”“我怎么可能做这样的事,你应该了解我的。”小茵摇着头辩解。“我很了解你。”他想起她是怎样缠着他加入DV社的,也想起她曾经告诉他为了拍电影所做的一切。“毕竟,”他冷冷地道,“你卓小茵为了实现目标是可以不择手段的。”这些话深深刺痛了小茵的心。为什么?为什么一切跟妈妈说的不一样?“让我们试着爱看看。”这是爸爸曾经对妈妈说过的话。为什么阿杰不但不这么说,还说了那么多伤人的话?她到底做错了什么?“阿杰……”“从今天开始,我退出”茵“DV社,也不再不上你的镜头,”带着冰冷的愤怒,安臣杰站起身,“至于你电影中的男主角,对不起,另请高人吧。”“怎么会这样!”“没有了男主角,我们还怎么继续啊!”“这家伙真是过分,说不干就不干了,一点也没有责任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