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要变天了吧。“小杰!”君瑞挥动着网球拍,“轮到你发球了!”“来了!”甩开心头那一丝莫名的不安,安臣杰回到了网球场中。“我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其实很小的时候我就喜欢上她了……”“她叫任雪儿……你能不能帮我一次……”“小茵!”亲切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小茵回过神来。“对不起。”沉默在空气中徘徊不去。雪儿抱歉地笑笑:“如果没有什么别的事情的话……”“我喜欢阿杰!”雪儿微微一怔。“这就是我想说的,”小茵因执地看着雪儿的眼睛,重复了一遍,“我喜欢他,事实上,十二年前,当我们第一次遇上的时候,我已经喜欢上阿杰了。”“小茵……”“我知道阿杰和你从小青梅竹马,而且他一直都暗暗地喜欢学姐你,可是……”小茵抬起头来,看向银杏树那金黄色的枝头,“我还是不能够阻止住自己喜欢他的心情。就像小时候,虽然明知道他不会再在那棵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树下出现,我每天还是会不由自主地跑到那里去等他一样……”风吹过枝头,带来一些绵绵的雨丝。“十二年来,我已经习惯等待了,”小茵闪亮微笑的双眸凝视着雪儿的眼睛,“可是,从今天起,我将不再等待了。不管未来会怎么样,我都要为了我的梦想去努力!”一片树叶在她们中间悄悄附落。“任学姐,我一直都好喜欢你,好想和你成为好朋友,可是,尽管如此,我们还是会成为竞争对手。为了阿杰,我会一直一直地努力下去的,我也希望学姐你也能一起加油哦!”小茵接住了那片飘落的金黄色落叶,这树叶和十二年的一样灿烂、美丽。]一身白色击剑服的雪儿伫立树下,目送小茵离去。渐渐密集的雨丝中,雪儿低头慢慢打开了手中的信。温柔甜美的声音响起电话那头:“小茵,帮我把信给阿合了吗?”这是芝薇的柔声细语。可恶!小茵拍着自己的脑袋,她早把这件事忘得一干二净了。“我……”她心虚地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没关系,”芝薇一如既往地耐心体贴,“明天送也是一样的。”“放心,明天一定帮你搞定啦!”一道闪电划过天际。暴雨倾盆而下。这应该是夏末秋初的最后一场雨了吧。小茵挂断电话,看了一眼窗外昏暗天空的瓢泼大雨,把随身大包内所有的东西都掏了出来。笔记本,贺珠笔,钥匙,随手记录想法的便条……那封信,那封给阿合的拒绝信就在那儿。空气中有一抹淡淡的古龙水味道。又一道闪电划过,照亮了信封上七个硬朗挺拔的大字。——“任雪儿小姐亲启”雪儿?!大雨连绵不断地坠落。风卷着落叶夹着雨丝,从街的那头横扫而来。有片树叶打到了“云际大学”的门牌,随即又被卷走。一个男孩的身影倚靠在这块门牌旁。在白茫茫犹如面筋的大雨中,他痴痴地等待着。他不知道的是,在街对面的角落,有一个女孩正远远地凝望着他,默默地陪他一起站在这场初秋的大雨中。

“这……”“就当帮我一次,好吗?”下了两天的雨,到了周五今晚才转晴。一层秋雨一层凉,虽然如此,周六的早晨还是美得不可思议。天空是一片瓦蓝,草地上还有点潮湿,空气中充满了清新的芳草味道。一切预示着这将是美好的一天。提前半小时,安臣杰已经到达了约定的地点。事实上,他激动得几乎一晚没有睡着。雪儿应该知道了他的心情吧。而她答应了这次郊游,是否意味着她也有同样的心情呢?阳光下,林xx道的那头有一辆雪白的跑车向这边驶来。镇静,站在靠在树上的单车边,安臣杰告诉自己,镇静,千万不能像小男孩那样手足无措。停下车,打开车门,穿了一身洁白运动装的任雪儿走了出来。“早啊,小杰。”“早,雪儿。”安臣杰向雪儿走去。也许——从这一刻起,一切将有所不同,一切会有所改变……“早啊,阿杰。”“美嘉?”“早,阿杰。”“芝薇,令剑合?”而最后出现在他视线里的是——卓小茵。“他们是我邀请来的,你不介意吧?”雪儿侧头微笑。“当然不。”安臣杰勉强地笑了笑。卓小茵绝对是一个拍摄狂,就连今天她都带着她的宝贝PC120E.令剑合对芝薇的搭讪,美嘉对阿合的作弄,这对无聊男女的追打等等,一概没有逃出PC120E的小小镜头。可是,收入镜头最多的,始终还是阳光下的安臣杰。他见到DV社的人,一个个从车里出来时的惊讶,而后的无奈,到最后勉强的苦笑;中午大家一起烧烤时,他与何美嘉抢着要第一块烤熟的鸡翅膀时的孩子气;他打开一瓶被芝薇使劲摇过的可乐,而被喷得满脸都是时的窘样;还有,还有就是他对雪儿无微不至,无所不在的关怀。在小茵的镜头里安臣杰永远都是男主角,而阿杰心目中女主角却永远只会是任雪儿。是缘分,还是宿命?抑或只是一场捉弄人的游戏?雪儿放下了手中的饮料。“我想宣布一件事。”她突然地说道。所有人都停了下来,安臣杰更是有些诧异。“这个学期结束后,我将会离开这里。”“你要去哪里啊?”何美嘉努力地吞下了一大口的烤肉。“我决定去美国进修传媒。其实成为一个最出色的新闻记者才是我最大的梦想,所以我会向着这个目标不懈努力的。”“你已经决定了?”小茵轻轻地问道。“是的,而且我还有一个决定,那就是,”雪儿的眼光有意无意间掠过阿杰,“在学业完成前,我不会为其他任何事情分心。”其他任何事情……是指他的事情吗?阿杰愣愣地看着烤炉上已经有些焦黑了的肉串。他没想到她竟然决绝到不会为任何事分心。他更没想到她会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宣布这个决定。“对不起,我有事先走了。”安臣杰猛然站了起来,跨上单车,飞驰而去。在他身后,是一群不知所措、面面相觑的男孩女孩。虽然已是深秋,可是,“影园”里依然是一片微型机勃勃的景象。晃着双脚,小茵坐在“蝶园”和“影园”之间的栏杆上。“妈,我出去打网球了。”一个低落沉的男孩声音从大宅的房门传出。阿杰!小茵心里一紧,停止了晃脚的动作。背着网球拍,安臣杰落寞地走向大门。这是三天来,他第一次走出家门。“嗨!阿杰!”他抬起头来:“小茵,你怎么在这儿?”“我……”小茵飞身跳下,却再一次失去平衡。“当心!”阿杰冲上前去,接住了她,也再一次的,两人一起摔倒在了地上。小茵连忙站了起来:“对不起!”“没关系,”阿杰无奈地耸了耸肩,索性坐在了围栏下的草地上,“我已经习惯了。”“我……”小茵坐在了他的身边,“我有些话想对你说。”午后的阳光透过树梢懒洋洋地撒下。淡淡的云层在天空慢慢地飘过,一次次地为草地投上阴影。“说吧。”安臣杰道。“首先我想说的是,”小茵小心翼翼地开口,“我真的不知道任学姐会在那天宣布出国。”如同一抹浮云飘过天际,安臣杰的脸色阴沉了起来:“别再提她了。”“我还想说的是……”小茵停顿了几秒钟,终于鼓起勇气。“我喜欢你。”一阵微风掠过,树枝摇曳,树影婆娑。——我喜欢你。而你……能否听到我此刻的心跳?是否了解我此刻的心情?请——告诉我你的感受,请——别用沉默作为你的回答。一片树叶悠然飘落。沉默中,小茵听到自己的声音试图在解释着什么:“还记得你叫我去你家的那个晚上吗?当你告诉我那两颗星星的距离有多远的时候,我本来想告诉你我的感受的。可是……你告诉我你喜欢别的女孩,而我,也没有虽然的勇气。”“小茵,”安臣为不安地坐直了身子,试着开口,“我……”该怎么说?该怎么说才不会影响两个人之间的友谊?才不会造成伤害?转过眼不敢看他,小茵继续着:“所以,第二天当我为你带信的时候,我把对你的感觉告诉了任学姐。”这又是一个意外。“你告诉她你喜欢我?”阿杰惊讶道。“是的,我说了。我告诉她,我要和她公平竞争……”“竞争?”并没有觉察到安臣杰声音中的那一丝警惕,小茵接着道:“我还说,成为你和她之间的邮差,这让我觉得很痛苦……”“如果你不想送信,”他打断了她,慢慢地道,“你可以直接对我说。你答应了我,却跑到雪儿面前去诉苦!我没想到,你居然是这种人!”——你居然是这种人!小茵猛然抬头,却惊讶地发现安臣杰眼底的那丝怒意。当他得知她送错信的时候都没有生气,可是,现在却生气了!这究竟是为什么?“我没有想到你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竟会这样做!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你可以不择手段,你可以不异伤害他人!”阿杰的话就像一道鞭子抽到了她的身上。这次轮到小茵惊呆了:“我?我怎么了?”“第一次的信真的是拿错了?”他冷笑,“也许不是吧。至于雪儿的出国计划,也许你也是早就知道了,于是,你对她说出那番话使她更坚定了出国的念头,当她远走高飞后,也就再也没什么人能够妨碍你了。我说的没错吧,卓——小——茵。”“我怎么可能做这样的事,你应该了解我的。”小茵摇着头辩解。“我很了解你。”他想起她是怎样缠着他加入DV社的,也想起她曾经告诉他为了拍电影所做的一切。“毕竟,”他冷冷地道,“你卓小茵为了实现目标是可以不择手段的。”这些话深深刺痛了小茵的心。为什么?为什么一切跟妈妈说的不一样?“让我们试着爱看看。”这是爸爸曾经对妈妈说过的话。为什么阿杰不但不这么说,还说了那么多伤人的话?她到底做错了什么?“阿杰……”“从今天开始,我退出”茵“DV社,也不再不上你的镜头,”带着冰冷的愤怒,安臣杰站起身,“至于你电影中的男主角,对不起,另请高人吧。”“怎么会这样!”“没有了男主角,我们还怎么继续啊!”“这家伙真是过分,说不干就不干了,一点也没有责任心。”

网球场。绿色的防护网周边早已经站满了密密的女生,绝大多数都来自于云际大学女子学院。搞什么?难道是女子学院搬到这里来上课了?好不容易挤进人群,卓小茵好奇地探头张望。“樊君瑞耶!”左边一个女生的尖叫刺入她的耳膜,“青藤法学院第一帅哥!”“这次可是明年一月青藤杯网球赛的热身赛哦!”右边是另一个女孩高分贝的声音,“这次的决赛人选,也就是青藤杯的大热门!”嘁!原来不过是小小的大学里一场小小的网球赛!有必要这么万众瞩目吗?——想来,看比赛是假,看美男才是这帮无聊女生拥护在这里的真正目的吧!悻悻地缩回了脑袋,刚想再次奋力挤出人群,耳边忽然响起一片喧哗。“来了!”快走,再不走就要挤成人干啦!“快看!安臣杰上场了!”安臣……小茵停下了脚步,须臾被人流带回了那片绿色栏杆前。阿杰?这次的比赛分了A组和B组。现在两个组的冠军已经站在了同一个网球场上。小茵一眼就看见了左面的安臣杰。虽然已是深秋,但阿杰的身上却已经湿了一大片,额头的汗水滴落在了一把黑色与香槟色相间的球拍上。场边的告示板上公布着进入决赛的名单:A组冠军:安臣杰B组冠军:樊君瑞安臣杰心不在焉地看着自己的好朋友兼强劲对手。虽然明知道自己面临的将会是一场激烈的比赛,可是,他却依然神思恍惚。为什么雪儿不愿意来见他?既然不来,为什么连个电话都没有?为什么直到现在雪儿也没有解释?难道是他哪里做得不好,让雪儿失望了?或者,这就是拒绝的表示?太多的问号带来太多压抑的感觉。——而且,直到现在,都没有看见雪儿的出现!也许,能发汇心中郁闷的,就是眼前的这场比赛了。挤在人群最前沿,小茵能够清楚地看见阿杰的脸。虽然面无表情,但是,她能从他眼中读出伤心、失望与怒意。后悔涌上心头,如果……不把信交错给了雪儿,如果……能够及时鼓起勇气,解释一切,也许阿杰就不会那么受伤,那么生气了。比赛开始了,由樊君瑞先发球。球被高高地抛起,在半空中突然被拍狠狠扣向了网的那边。君瑞发球直接得分。风开始起跑的安臣杰无奈地走向了原来的位置,等待下一个发球。“阿杰……”好想大声地为他加油,可是……一阵秋风吹过,带落几片枯黄的树叶。当视线无意间掠过球场那一边的安全网时,小茵愣了一下。在那拥挤的人群之外,站着一个长发女孩。秋风吹起了她的秀发与白色长裙。——雪儿。“好球!”一阵欢呼声中,安臣杰回了一个高质量的球,迅速向网前跑去。“安帅哥难道想跑去阻挠对方?”一个化了浓妆的女孩问着身边的同伴。“不知道。”“这叫上网。”小茵冷冷地向她们解释。“哦……”两个女生恍然大悟,却又傲慢地一扭脖子,“嘁,谁问你啦。”安臣杰的成功上网阻截了那个姓樊的男孩的回球,并将球扣向前场,君瑞飞快奔向前场,一个漂亮的过身球,将网球打回到阿杰的身后。再次得分。本该三十分钟结束的比赛整整打了一个小时,安臣杰和他的对手实力确实不相上下,但由于不稳定的情绪,他的失误很多。整场比赛,阿杰都在拼命奔跑,他可以为了任何一球不断地上网,回底线,甚至只是为挽回一个毫无希望的死球。他是个发泄,用体力的透支来宣泄心中的怒火与失望。结果很残酷——安臣杰输了。“喂,今天你怎么回事,打得那么臭,”来到场边,樊君瑞撞了一下安臣杰的肩,“就种状态怎么和我争温布乐顿徽章啊!”安臣杰勉强笑了一下:“我们俩,谁赢不都一样吗?”“咦,那不是雪儿?”君瑞指向防护网的一边,“怎么来了也不打声招呼?”“雪儿!”安臣杰举目望去,却见那道白色的身影正转身离开。把手里的拍子向君瑞怀里一塞,安臣杰飞身向场外冲去。去哪里了?她究意去哪里了?青藤学院的大道上到处都是来来往往的人流,当女生们从安臣杰身边经过时,毫无例外地放慢了脚步,企图引起他的注意。可是,他的目光并没有为任何人停留,固执地企图在人群中找出那抹白色。为什么来了却没有一句问候?为什么见面了却又立即离去?“安臣杰!”雪儿!连忙转身,安臣杰向着声音传出的方向望去。“阿杰!”小茵气喘吁吁地站在了他的面前。他的目光暗淡下来,“小茵。”“我……我有些话,一直想对你说。”“怎么了?”安臣杰心不在焉在问道,目光依然在人群中搜索着。“我……”“怎么吞吞吐吐的,可不像你的风格哦。”阿杰轻拍了一下小茵的脑袋。“今天早上,我一直跟在你身后。”“那你怎么不和我一起走?”阿杰微微一笑。“其实,不公公是今天早上,还有昨天晚上,我……也始终在你的身边。”虽然这话说得有些没头没脑,但是安臣杰还是隐约感觉到了些什么。“为什么呢?”他问着,脸色阴郁了起来。原本就并不明朗的天色愈发阴沉了起来。风也有些大,乌云渐渐占据了整个天空。也许很快又要下雨了。“对不起……阿杰。”“怎么了?”“是这样的,昨天,我正要去找任学姐的时候,芝薇塞给了我一封信。那是她写给令剑合的……”小茵困难地说着,“拒绝信……”“所以,”阿杰明白了,冷冷地代她说下去,“你交给雪儿的,也正是这封拒绝信。”她从睫毛下偷偷地瞄了阿杰一眼。那张脸上阴云密布,若是真有雷公的话,大概也就是这副样子吧。虽然害怕依旧,但是不知为什么,坦白出来后,心情竟然放轻松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当我发现的时候,马上奔去学校。”小茵低下头,“看见你站在门口,我好抱歉,却又不敢走过去告诉你,所以,所以……阿嚏!”“所以你就一直傻乎乎地陪我?”阿杰好气又有些好笑地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孩,“而且还为此着凉了?”“嗯。”小茵点了点头。满肚子的怒火不知何时不见了踪影。是因为她的可爱,还是两人间那种莫名的亲近感觉?总之,每次只要一看到她,再郁闷的心情,也会慢慢地豁然开朗起来。更何况,这也说明了雪儿并没有拒绝他啊!“真是傻瓜!”安臣杰揉了揉小茵的头发。“你不怪我吗?”“当然!”小茵双眸一亮,可是,阿杰的下一句话却又使她正在飞扬的心情低落了下去。“你是我的弟弟嘛,我怎么会怪你呢?”如果我告诉他昨天我对雪儿说的话,他会怎么样?难道阿杰就一点也不了解我的心思吗?难道男生真的像妈妈说的那样,总是反应迟钝而木讷的?“小茵,”何美嘉好厅地看着正在电脑旁发呆的卓小茵,“怎么啦?”“啊!”小茵一下回过神来,“你刚才说什么?”“我是说,你不会傻了吧。本来说好一起来修改剧本的,可你倒好,盯着个电脑一动不动就是老半天,你怎么啦?”“没什么。我在想剧情该怎么发展呢,美嘉你觉得呢?”小茵搪塞着。何美嘉又往嘴里塞进一块曲奇饼干后说道:“不如这样,让男主角阿杰近上第二女主角我,发生一段三角恋就不错嘛……”“打住,打住,我们这可是拍最纯真的爱情啊!这样改可不行。”“可是,我的爱也很纯真啊。”美嘉辩解道。小茵翻着白眼:“谢谢,我知道怎么改了。”“不用我帮忙了?”“不用了。对了,”小茵想起了什么,“美嘉,你知道阿合喜欢芝薇吗?”“当然知道。连闻都能闻到令剑合身上那股发春的味道。他们又怎么了?”哎,这又是一桩烦心事:“还不是因为芝薇不喜欢阿合,想通过我去给她传话,难道我脸上写着快递两个字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