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文学的最高意义和最低意义,都是人想了解自己。这仅仅是人的癖好,不是什么崇高的事,是人的自觉、自识、自评。
—-木心

1、真正的基督徒只有一个,即耶稣。天才的命运都是被利用的,被各人各取所需。
—-木心

1、现代人类文化的悲哀,是流俗的易传,高雅的失传。 —-木心

2、爱情上,柳暗花明,却无一村。 —-木心

2、文学要有读者,宿命的是,文学很难得到够格的读者。

2、一个人要从远处回,从高处下,从深处出。 —-木心

3、讲开去:一个人到世上来,来做什么?爱最可爱的、最好听的、最好看的、最好吃的。无奈找不到那么多可爱、好听、好看的,那么,我知道什么是好的。我在“文革”中不死,活下来,就靠这最后一念——我看过、听过、吃过、爱过了。”文革“中他们要枪毙我,我不怕,我没有遗憾,都爱过了。但还要做点事。我深受艺术的教养,我无以报答艺术。连情感、爱,也不在乎了。爱也好,不爱也好,对我好也好,不好也好,这一点,代价付过了。唯有这样,才能快乐起来,把世界当一个球,可以玩。如果你以艺术决定一生,你就不能像普通人那样生活。
—-木心

3、先知,到头来都是狼狈不堪。 —-木心

3、像样一点的思想,是有毒的。 —-木心

4、给恶人定性定名,给善人一种快感,看透一个恶人,就超越了这个恶人。

是几个艺术家的传记,不爱也好。4、历史学家要的是“当然”,艺术家要的是“想当然”。美术史,是几个艺术家的传记;文学史,是几个文学家的作品。
—-木心

4、历史学家要的是“当然”,艺术家要的是“想当然”。美术史,是几个艺术家的传记;文学史,是几个文学家的作品。
—-木心

5、说到底,悲观是一种远见。鼠目寸光的人,不可能悲观。

5、他们悲观,是一想就想到根本上去。 —-木心

5、爱情上,柳暗花明,却无一村。 —-木心

6、少年人一定要好的长辈指导。光是游历,没有用的。少年人大多心猿意马,华而不实,忽而兴奋,忽而消沉。我从十四岁到廿岁出头,稀里糊涂,干的件件都是傻事。现在回忆,好机会错过了,没错过的也被自己浪费了。
—-木心

6、凡是纯真的悲哀者,我都尊敬。人从悲哀中落落大方走出来,就是艺术家。真的悲哀者,不是因为自己穷苦。哈姆雷特、释迦、叔本华,都不为自己悲哀。他们生活幸福。悲观,是一种远见。
—-木心

6、无知的爱,不是爱。 —-木心

7、先知,到头来都是狼狈不堪。 —-木心

7、最早的文学,即记录人类的骚动、不安,始出个人的文学。所有伟大的文艺,记录的都不是幸福,而是不安与骚乱。
—-木心

7、耶稣的温柔特别细腻,刚烈特别斩钉截铁。出于温厚的真挚,他的人性的厚度来自深不可测的真挚的深度。
—-木心

8、现代作家,自己应该又是伯乐,又是千里马。伯乐是意识,潜意识是千里马。一个伟大的小说家应是潜意识特别旺盛、丰富,而意识又特别高超、精密,他是伯乐骑在千里马上。
—-木心

8、对生命,对人类,过分的悲观,过分的乐观,都是不诚实的。看轻世界荒谬,是一个智者的基本水准。看清了,不是感到恶心,而是会心一笑。
—-木心

8、真正的基督徒只有一个,即耶稣。天才的命运都是被利用的,被各人各取所需。
—-木心

9、一个人衷心赞美别人、欣赏别人,幸福最多———他是在调整自己,发现自己。
—-木心

9、人总是要爱人的,否则是没有希望可言的。 —-木心

9、少年人一定要好的长辈指导。光是游历,没有用的。少年人大多心猿意马,华而不实,忽而兴奋,忽而消沉。我从十四岁到廿岁出头,稀里糊涂,干的件件都是傻事。现在回忆,好机会错过了,没错过的也被自己浪费了。
—-木心

10、要不求甚解地去解,不求甚解就是一种解。 —-木心

10、少年人一定要好的长辈指导。光是游历,没有用的。少年人大多心猿意马,华而不实,忽而兴奋,忽而消沉。我从十四岁到廿岁出头,稀里糊涂,干的件件都是傻事。现在回忆,好机会错过了,没错过的也被自己浪费了。
—-木心

10、宇宙观决定世界观,世界观决定人生观。——不从宇宙观而来的世界观,你的世界在哪里?不从世界观而来的人生观,你不活在世界上吗?所以,你认为你有人生观,没有、也不需要世界观,更没有、也更不需要宇宙观——你就什么也没有。
—-木心

11、哲学很容易战胜过去和未来的恶,但现在的恶却很容易战胜哲学。

11、神话,是大人说小孩的话,说给大人听的。 —-木心

11、说到底,悲观是一种远见。鼠目寸光的人,不可能悲观。

12、凡是纯真的悲哀者,我都尊敬。人从悲哀中落落大方走出来,就是艺术家。真的悲哀者,不是因为自己穷苦。哈姆雷特、释迦、叔本华,都不为自己悲哀。他们生活幸福。悲观,是一种远见。
—-木心

12、现代人类文化的悲哀,是流俗的易传,高雅的失传。 —-木心

12、可惜他刚刚开始怀疑,就找到了信仰。 —-木心

13、可惜他刚刚开始怀疑,就找到了信仰。 —-木心

13、人类爱自己,想要了解自己。动物对镜子不感兴趣,只有人感兴趣。
—-木心

13、宗教的宿命是专制的,顺从的,牺牲个人的,积极的,目的论的,群策群力的,信仰的——其实就是政治。
—-木心

14、诗意上来时,文字不要破坏它。 —-木心

14、没有人,也没有神,有资格听我忏悔。人只能写写回忆录。谁有资格写忏悔录?写什么忏悔录?
—-木心

14、方法论,只是手段,不是目的。 —-木心

15、美学是我的流亡 —-木心

15、我是个拙劣的、于心不忍的无神论者。 —-木心

15、诗意上来时,文字不要破坏它。 —-木心

16、现代人类文化的悲哀,是流俗的易传,高雅的失传。 —-木心

16、讲开去:一个人到世上来,来做什么?爱最可爱的、最好听的、最好看的、最好吃的。无奈找不到那么多可爱、好听、好看的,那么,我知道什么是好的。我在“文革”中不死,活下来,就靠这最后一念——我看过、听过、吃过、爱过了。”文革“中他们要枪毙我,我不怕,我没有遗憾,都爱过了。但还要做点事。我深受艺术的教养,我无以报答艺术。连情感、爱,也不在乎了。爱也好,不爱也好,对我好也好,不好也好,这一点,代价付过了。唯有这样,才能快乐起来,把世界当一个球,可以玩。如果你以艺术决定一生,你就不能像普通人那样生活。
—-木心

必发娱乐官方网站手机版,16、文学的最高意义和最低意义,都是人想了解自己。这仅仅是人的癖好,不是什么崇高的事,是人的自觉、自识、自评。
—-木心

17、我自得恶果,所以不必悲伤;我不抱希望,所以不绝望,我自寻路,一个人走,所以不反激。我也有脾气要发,但说说俏皮话。
—-木心

17、读书,要读进去,还要读出来。 —-木心

17、自然是徒劳的,生命是虚空的,物质存在是骗局——凡政治、文化都是骗局,因为都是人的意志制造的。都不要入这种骗局。
—-木心

18、卢梭长得很俊,这类人都长得蛮好看,这是他们的本钱。

18、爱情上,柳暗花明,却无一村。 —-木心

18、凡是纯真的悲哀者,我都尊敬。人从悲哀中落落大方走出来,就是艺术家。真的悲哀者,不是因为自己穷苦。哈姆雷特、释迦、叔本华,都不为自己悲哀。他们生活幸福。悲观,是一种远见。
—-木心

19、历史学家要的是“当然”,艺术家要的是“想当然”。美术史,是几个艺术家的传记;文学史,是几个文学家的作品。
—-木心

19、托尔斯泰说:“忧来无方,窗外下雨,坐沙发,吃巧克力,读狄更斯,心情又会好起来,和世界妥协。”
—-托尔斯泰

19、蒙田先生博学多才,建立体系,太容易了。可是他聪明,风雅,不上当。尼采也不事体系,比蒙田更自觉。他认为人类整个思维系统,就是被横七竖八的各种体系所污染。
—-木心

20、真正的基督徒只有一个,即耶稣。天才的命运都是被利用的,被各人各取所需。
—-木心

20、友谊有时像婚姻,由误解而亲近,以了解而分手… —-木心

20、宝玉见黛玉,说这位妹妹好像哪儿见过。我见拜伦,这位哥哥好像哪儿见过。

21、人类的悲剧,是对自身的误解。 —-木心

21、为人之道,第一念,就是明白:人是要死的。生活是什么?生活是死前的一段过程。凭这个,凭这样一念,就产生了宗教、哲学、文化、艺术。可是宗教、哲学、文化、艺术,又是要死的……教堂、博物馆、美术馆、图书馆,煞有介事,庄严肃穆,昔在今在永在的样子,其实都是毁灭前的景观。我是怀着悲伤的眼光,看着不知悲伤的事物。
—-木心

21、荒诞派这些作家,矫揉造作。自己要假装自杀,要世界作陪葬。这些批评家,观者都是假装要殉葬。他们在舞台上把世界写得一片黑暗,他们自己生活的很好。
—-木心

22、对生命,对人类,过分的悲观,过分的乐观,都是不诚实的。看轻世界荒谬,是一个智者的基本水准。看清了,不是感到恶心,而是会心一笑。
—-木心

22、不死而殉道,比死而殉道,难得多。 —-木心

22、宗教总是从情理开始,弄到不合情理。 —-木心

23、生在西方,就做伊卡洛斯;生在中国,只有做做脱线的风筝。

23、生在西方,就做伊卡洛斯;生在中国,只有做做脱线的风筝。

23、我是日本文艺的知音,知音,但不知心—-他们没有多大的心。日本对中国文化是一种误解。但这一误解,误解得好。
—-木心

24、我憎恶人类,但迷恋人性的深度。已知的人性,已够我惊叹,未知的人性,更令我探索。你们都是我探索的对象——别害怕,我超乎善恶。

24、简言之,世界荒谬、卑污、庸俗。天才必然是叛逆者,是异端,一生注定孤独强昂。尼采说,天才的一生,是无数次死亡与无数次的复活,以死亡告终的,不如最后复活的伟大天才。
—-木心

24、现代作家,自己应该又是伯乐,又是千里马。伯乐是意识,潜意识是千里马。一个伟大的小说家应是潜意识特别旺盛、丰富,而意识又特别高超、精密,他是伯乐骑在千里马上。
—-木心

25、宗教的宿命是专制的,顺从的,牺牲个人的,积极的,目的论的,群策群力的,信仰的——其实就是政治。
—-木心

25、如果甘于二流三流,就已经居于下流。

25、天才有两条规律:一是把事情弄大。一是把悲哀弄永恒。 —-木心

26、天堂人间不能共存,世俗和理想难以沟通。 —-木心

26、要不求甚解地去解,不求甚解就是一种解。 —-木心

26、《红楼梦》中的诗,如水草。取出水,即不好。放在水中,好看。 —-木心

27、宗教总是从情理开始,弄到不合情理。 —-木心

27、宗教的宿命是专制的,顺从的,牺牲个人的,积极的,目的论的,群策群力的,信仰的——其实就是政治。
—-木心

27、为人之道,第一念,就是明白:人是要死的。生活是什么?生活是死前的一段过程。凭这个,凭这样一念,就产生了宗教、哲学、文化、艺术。可是宗教、哲学、文化、艺术,又是要死的……教堂、博物馆、美术馆、图书馆,煞有介事,庄严肃穆,昔在今在永在的样子,其实都是毁灭前的景观。我是怀着悲伤的眼光,看着不知悲伤的事物。
—-木心

28、世界荒谬,卑污,庸俗,天才必然是叛逆者,是异端,一生注定孤独强昂。

28、可惜他刚刚开始怀疑,就找到了信仰。 —-木心

28、有人一看书就卖弄。多看几遍再卖弄吧——多看几遍就不卖弄了。 —-木心

29、他们悲观,是一想就想到根本上去。 —-木心

29、英雄和伟人是不同的。用在历史人物上试试看,很灵的。嵇康是英雄,孔子是伟人。
—-木心

29、神话,是大人说小孩的话,说给大人听的。 —-木心

30、为人之道,第一念,就是明白:人是要死的。生活是什么?生活是死前的一段过程。凭这个,凭这样一念,就产生了宗教、哲学、文化、艺术。可是宗教、哲学、文化、艺术,又是要死的……教堂、博物馆、美术馆、图书馆,煞有介事,庄严肃穆,昔在今在永在的样子,其实都是毁灭前的景观。我是怀着悲伤的眼光,看着不知悲伤的事物。
—-木心

30、我是日本文艺的知音,知音,但不知心—-他们没有多大的心。日本对中国文化是一种误解。但这一误解,误解得好。
—-木心

30、他们悲观,是一想就想到根本上去。 —-木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