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的美好与丑恶是等量的,但你觉得世上的丑恶明显多于美好,其实绝大部分美好都留在了纯洁的文学世界里,留在现实世界里的美好很少。因为美好的事物趋向于纯粹,不愿意和丑恶留在一个世界里。而丑恶的事物不喜欢纯粹,例如丑恶的人会用美好的外表掩饰自己的丑恶,而不是里外都显得丑恶,再例如丑恶的人也希望找个美好的恋爱对象。量化的说,世间的美好和丑恶各占一半,美好的五分之四留在清纯的文学世界里,剩下的五分之一和全部的丑恶留在现实世界里,因此现实世界里绝大部分是丑恶。从无到有的事物,都是正负等量的,因为0等于正1加负1,其中0就是无,正1就是阳性的事物,负1就是阴性的事物,宇宙运行也必须按照前后等价的数学规则。

喜欢的爱情

一旦脱离大家遵循的为人处事方法,误会和不幸就容易产生,这就好比火车脱轨了,自然不会有好后果,这个轨道就是人类世界的主导规律。脱轨不一定是自己错了,而是自己的想法不能适应环境。进化论讲“适者生存”,不适应环境,就容易被淘汰。然而俗话说“真理只属于少数人”,例如能达到唯美痴情程度的人,只占很少数。唯美就会清纯、简单、真诚,痴情就不会自私,所以唯美痴情的人就难以理解和适应现实环境,于是成为“脱轨的火车”。沿着轨道走,就无法通向唯美痴情的文学世界,然而脱离轨道,就注定艰难前进、步步颠簸。上幼儿园的时候,就懂得的道理:听话的孩子有糖吃。最乖的孩子,分的糖最多,不听话的孩子就不给发糖。幼儿园用这种方式教育孩子:必须按照老师定下的“轨道”走,才能获得好处。那些利己心强的人,就会成为幼儿园里最乖、最听话的孩子,这就是大家心中的“模范火车”,这些“模范火车”的前景是很好的,普遍开向了富贵的世界,但不代表唯美痴情的世界。唯美痴情的小说没人看,而以金钱、地位、荣耀、享受为中心思想的小说却受到热捧。越洁白的东西,就越容易被抹脏抹黑,所以唯美痴情的文学世界,外表已经被黑乎乎的东西包裹了,成了一个大黑球,以至于很多人根本看不见那个世界,觉得那个世界就是漆黑一片的糟糕世界,没有前途可言。沿着轨道行驶的火车,会看见那个大黑球,那个脱离轨道的地方。一对青春恋人坐在火车上,满载青年的火车沿着轨道飞快的行驶。男孩看到了窗外的大黑球,用心灵感受了里面的光亮。男孩对女孩说:“跟我一起去吧。”女孩摇摇头,“我才不要去那里呢。”于是男孩和女孩分道扬镳。男孩走下火车,和女孩道别,火车沿着轨道开走了。此时火车外面狂风大雨,男孩淋着寒雨,踏着泥水继续前进,摔了很多跤,走到大黑球时,自己也被泥水裹成了黑的。走进大黑球后,里面一片光亮。一个美丽的女孩用清澈的水,为男孩冲掉了衣服上的黑泥,用温柔的声音对男孩说:“欢迎回家”,然后拉着男孩四处转。柔和的夕阳下,朴素清贫的小镇,人们美好、清纯、简单、真诚,都是痴情的人,没有丑恶和自私,这就是我的小说所塑造的地方。火车上,女孩也达到了向往的地方,火车穿过金色的外表,女孩却失望了,在这个利益的世界里,大家戴着面具:朋友间打着友情的旗号,实质是相互利用而讨好巴结对方,男女之间打着爱情的旗号,实质是男为女貌、女为男财的互利关系。这时列车长给女孩也发了一张面具,“不戴上这个,你就无法在这个世界里生活。”很多年后,女孩从高档居民楼搬进别墅。搬家时,柜子后面落下一张照片,上面是一对青春恋人,坐在火车上,纯真的笑着。女孩在想:这是谁啊,人怎么可以不戴面具活着,有什么事让他们如此开心,窗外一片樱花树环绕着大榕树,真好看,似乎前世在哪里看过。世界的另一端,男孩从相册里也拿出了同样的照片:青春就像一趟飞驰而过的火车,我们在这趟火车上相识、一起成长,但很抱歉,我不能陪你一直坐到终点。我们的相识,已经注定了分开,因为我们终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樱花盛开的季节,我又来到了照片中的樱花林,你还记得吗:火车上,你看到窗外一片盛开的樱花林环绕着大榕树,火车中途停站的时候,我叫你一起下车去看看,可是你说不敢去,害怕一下车火车就开走了,你就是太依赖火车,所以什么事也不敢做,于是我们只好在火车上拍下了这张照片。如果当初你肯和我一起下车,现在我正牵着你的手,一起坐在樱花树下,可是现在我牵的却是别的女孩的手,就是我第一次来到黑球中所遇到的女孩。我坐在樱花林中,看见旁边停站的火车,一对恋人下车,跑了过来。男孩:“小筠,这里好美啊,真想一辈子和你待在这里。”女孩:“阿哲,如果我们不去那个富裕的世界,在这里怎么生活。”男孩:“不要紧,虽然不会富裕,但是我可以种植庄稼、放牧钓鱼来养活你。让我成为你心中那棵可以放心依靠的大榕树,给你安全感,你依靠在大树下面,什么都不用操心了。”女孩:“那就让我成为你心中最美丽的樱花树,和你这棵大榕树从此在这里相伴相生。”
火车沿着轨道开走了,驶出了青春,驶向了富裕的金色世界。

现实世界已经残败了:很多朋友之间打着友情的旗号,实质是巴结利用。很多恋人之间打着爱情的旗号,实质是男为女貌、女为男财的互利关系。很多人丑恶、自私,他们活着的意义就是最大程度的保护自己的利益和最大程度的获取利益。世间的丑恶和自私,大家应该看的很清楚了,不用我多说。所以去唯美的文学世界吧,否则这辈子可能就白活了,要知道人生的根本意义是美好和爱,现实世界可能无法实现这样的意义。我之所以写关于美好的小说和散文,因为我想成为唯美世界的“接引人”,在现实世界里觉醒的人,就会让更多的人觉醒,就像鲁迅用文学呐喊,让人们的精神觉醒。

时间:2019-08-24 15:01点击: 次来源:好文学作者:佚名评论:- 小 + 大

丑恶的现实世界不会欢迎我这个“接引人”,所以我被很多人误解和排斥,我无法适应现实世界,所以生活中经常倒霉。我看见一个天使雕像,有着洁白的翅膀,我说:“错了,天使的翅膀应该是伤痕累累的,而且天使也不应该是白色的,因为越洁白的事物,就越容易被摸黑摸脏,天使真正的样子是黑色的,带着伤痕累累的翅膀。”相反,丑恶的人,善于用美好的外表掩饰自己,并懂得怎样避免被其他丑恶的人摸脏抹黑,还善于最大程度的保护自己的利益,因此那个洁白无损的天使雕像,其实是恶魔。

没有女朋友不代表没有爱情,有了女朋友不代表就有爱情:

美好的人喜欢美好的事物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但还没有达到信仰和奉献的程度,因此只是被接引人,而唯美世界的接引人是本性美好,被丑恶损害后,愤恨丑恶,因此强烈追求与丑恶相反的唯美,并与丑恶作斗争的人,就像鲁迅用笔杆子与敌人斗争,只有如此之人,才能接引别人到美好的世界。

真人假爱:现实世界中,很多女孩追求男孩,打着爱情的旗号,实质是为了男孩的钱和男孩给予的帮助和守护,根本就不是爱情,找这样的女孩过一生,没有意义,只是浪费时间。

有些美好的人,觉得小说里的女主角不是真实的,所以小说中的爱情也就不是真实的,因此对文学没兴趣。那么“真实”怎样定义?有了妻子,就有真实的爱情了吗?世上很多女孩追求男孩,是看上了男孩的钱和男孩给予的帮助,其实本质就是利用,就是“真人假爱”。小说中虽然女主角是假的,但是作家用真情去写的小说,就是“假人真爱”。演员要求“入戏”,就是完全把自己当成戏中的角色,作家也是如此,太入戏,完全融入在文学世界里,而忘记现实世界的自己,也就忘记女主角是假的。再有,作家写小说时,把自己当成男主角,并且会把女主角当成真人来看待,因为将来痴情的女孩阅读这个小说时,就会把自己当成女主角,在文学世界里,和作家的化身相爱,这份爱是真心的爱,所以男主角和女主角都不是假人,这就是“真人真爱”。

很多女孩为了得到男孩,会装成真情、清纯,等结婚后,爱情稳定下来了,就会变脸,或者为了维持爱情,而装一辈子。男孩试探女孩,考上大学,却故意说高考落榜,有钱有地位,却故意装穷,甚至为了检验女朋友的真心,故意找了个很有钱的同学假装去追求那个女孩,结果那个女孩很快就变心了。

有的痴情男孩,追求不到喜欢的女孩,于是到唯美的文学世界里找寻爱情,这并不代表不幸。相反,如果他追求到了喜欢的女孩,可是那个女孩是自私的,而不懂痴情,那么男孩这辈子的付出就白费了,还不如到文学世界里找寻真正的爱情。那有人会说:“我要到现实世界里找寻真人真爱”,或许太难了,装成穷人去追求女孩,试一试就知道了。

假人真爱:小说世界中,虽然女主角是假人,但是小说中描述的爱情是真正的爱情。写小说就是“睁着眼睛做梦”,完全融入在小说世界里,找到身临其境的体验感,忘记现实世界的自己,忘记女主角是假人。写小说的时候,只是记得自己在过日子,根本忘了自己在写小说。

很多人戴着“面具”活着,如果美好真诚的人,装成又穷又傻的人,独自去接触这些戴着“面具”的人,这些人就会摘下“面具”,露出丑恶、自私的真样子,可以此感受现实世界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再或者,一个富豪,企业破产了,一无所有,曾经一大群来讨好他的朋友们,都不再搭理他了。曾经在酒桌前,那一大群人都向他敬酒的时候,他可曾看清那一大群人是戴着天使面具的魔鬼。魔鬼们戴上天使面具的时候,地狱就伪装成了天堂。

现实世界的“真人假爱”和小说世界的“假人真爱”只能选择一个,你会怎样选择?世上痴情男孩的数量很少,痴情女孩的数量就更少了,那么痴情男孩遇到痴情女孩的概率几乎为0,所以真正的爱情不属于现实世界,只属于小说世界。

文学世界是美好的,虽然有斗争,但不要塑造丑恶的人,正面角色和反面角色只是斗争关系,不会使用丑恶的手段来损害对方,而且对方很惨的时候,出于怜悯之心,还会帮一把。一旦美好的文学世界写了丑恶,文章就被污染了,读者的心灵也可能被污染。而那些以“丑恶、自私、金钱、地位、荣耀、享受”为中心思想的小说,本来就是污染人心的。

失去了自己:

矛盾普遍存在,阴阳生万物:有美好的人,就有丑恶的人,有痴情的人,就有自私的人,有单纯的人,就有复杂的人,有真诚的人,就有虚伪的人。美好的人,往往痴情、单纯、真诚,而丑恶的人,往往自私、复杂、虚伪。因为丑恶的事情,往往为了满足自私,也往往需要复杂的构思和虚伪的掩饰。

爱自己多了,爱她人就少了,个人安逸享受欲望强了,爱情的付出欲望就弱了,对她人的关心在意程度也降低了。痴迷的爱一个人,就会感觉失去了自己,因为两个人成为了一个整体,单独一个人就没有意义了,关心的是两个人的爱情生活,而不再是个人生活。

丑恶、自私的人,最大程度的保护利益和获取利益,相反,美好、单纯的人为爱奉献而牺牲自己的利益,丑恶、自私的人无法理解这种行为,于是就猜疑那是装样子或阴谋诡计。丑恶的人喜欢把不理解的事情往丑恶的方面猜疑,丑恶的人最不理解美好的人,而且美好的人比较单纯,不知道自己哪些行为容易被丑恶的人猜测,所以美好的人和丑恶的人之间容易产生误会,这种误会的结果就是美好的人被丑恶的人伤害,因此天使的翅膀是伤痕累累的。

爱情的产生:

必发娱乐官方网站手机版,单纯就是简单、纯粹,纯粹就是不惨杂丑恶。简单要有一个底线,太单纯就无法生存了。单纯不意味思想匮乏,只是不往丑恶的方面复杂,所以显得简单。而且这个简单是非情感因素的简单,而情感因素是丰富的。

爱情源于吸引力,她能给予我喜欢的相貌和喜欢的生活情感,就能产生吸引力。也就是说:她与我的喜欢相符越高,吸引力就越大。

唯美的小说,反面角色不能自私,反面角色为爱情而竞争,不属于自私。反面角色为利益而竞争,但获取的利益不是用于自己,而是用于所爱的人,然而为了获取利益,不得不与正面角色竞争。反面角色也很单纯,没有什么复杂的计谋。反面角色不能虚伪,所以是明斗,而不是暗斗。这样子,反面角色的丑恶、自私、复杂、虚伪都避免了,文章的污染也就避免了。

有些性格狂热活跃的男孩,喜欢文静温柔的女孩,找这样的女孩,就是互补型的。有些性格狂热活跃的男孩,喜欢同样狂热活跃的女孩,找这样的女孩,就是相似型的。性格不一定相似,但一定是找喜欢的人。

美好的事物才值得去爱,而爱也是一种美好,美好和爱相互融合,构成人生的根本意义。爱情源于吸引力,女孩的外在美和内在美构成吸引力。从根本而言,是阴阳相互吸引,男为阳,女为阴,阳有阳的美,阴有阴的美,这两种美相互吸引,组成一个完整的美。

小说中的女孩是作者按照自己喜欢的形象塑造的,所以吸引力是最大的。于是一见钟情的爱上了她,痴迷的爱上了她,从此和她生活在文学世界里。

现实世界的残败,不仅是丑恶和自私的笼罩,也不仅是生命的短暂和衰老死亡,还有爱情的残败:一个痴情的男孩和一个不懂痴情的自私女孩相爱,不算是真正的爱情,可是一个痴情男孩遇到一个痴情女孩的概率太低了,所以要以文学作为媒介,让两个痴情男女能聚到一起,在文学的虚拟世界里相爱。然而这种相爱往往是凄美的,男作家孤独的写了一辈子小说,把自己想成男主角,去体验爱情。百年之后,终于有一个痴情的女孩爱上了作家的小说,并把自己想成女主角,在文学世界里和作家相爱,于是感叹“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死,化作故事人,日日与君好。”人的生命太短暂,作家知道此生无缘与她相见,幸好小说和影片比人的身体强,能承载着作家的情感,世世代代传递下去,最终传递到痴情女孩的心中。

人生的根本意义:

爱情小说有很多,但是很少有小说达到痴情的程度,只有深深的被她吸引,深爱她,满脑子都是她,说的每句话、做的每个举动,都体现对她的深爱和深情,才能够写出痴情的小说。如果只注重写作技巧,写出的小说只是精巧的,而不是感人催泪的。

人为“喜欢”而活,如果人没有任何喜欢的事物了,就会觉得活着没意思,情感变得麻木。

哲学上讲矛盾是推动事物发展的根本动力,剧情发展也需要矛盾斗争来推动。小说世界的矛盾多,危险和不幸也就多,因此安全感、温暖、关心、帮助、守护,就显得很重要。女孩特别需要安全感和面子,女孩做事小心翼翼,就是怕做错事而损伤到安全感和面子,也是怕表现的不好,而失去了形象和男孩的宠爱。

痴情的喜欢:深深的被她吸引,非常喜欢她。满脑子都是她,说的每句话、做的每个行为,都体现对她的爱。

人的生命短暂,能和所爱的人在一起的时光更短暂,深爱一个人,就尽可能和她在一起,珍惜在一起的每分每秒。如果童年就能相遇和相爱,那就太幸运了,可惜大多数人都是在成年以后才遇到所爱的人,随后人生情感也会发生变化:爱情生活形成的情感取代了童年个人享受形成的情感,关注的是爱情生活而不再是个人享受,所以痴迷的爱上一个人,就会感到失去了自己,然而这是新生的开始。

喜欢一个事物,就会依恋、珍惜、关心、守护这个事物,这五方面共同构成人生的根本意义。

人们常说爱情需要物质基础,如果所爱的女孩得了要终生治疗的重病,男孩的钱付了医药费,就只够两人喝稀饭、吃菜汤了,基本上已经没有物质基础了,依然会爱下去。有的男孩死了,女孩就殉情了,女孩连死都愿意跟随,那么就算男孩沦落为乞丐,女孩也会不离不弃。可见真正的爱情不需要物质基础,如果没钱生存了,就算一起离开这个世界,也不会抛弃对方。

依恋就是想在一起,不想分开。生命短暂,能和所爱的人在一起的时光更短暂,所以要珍惜在一起的每分每秒,尽可能在一起。人生是趟危险的旅程,因为负面因素的存在,所以要好好关心和守护所爱的事物,不让所爱的事物受到伤害,所爱的事物也包括自己。

美好痴情的人,往往淡薄物质享受,而注重精神财富,因为美好和情感往往是以精神财富的形式存在的。丑恶自私的人,则会注重物质享受,而不懂得什么是精神财富。好比把金条给动物园的猴子,猴子咬不动,就扔了,猴子眼里,好吃的食物才是财富。丑恶、自私的人眼光也很低,从生到死都无法理解美好和爱情的价值,活着却得不到活着的根本意义,跟猴子一样可怜,然而丑恶的人永远都不会明白自己的可怜。

喜欢的事物:

我在努力成为美好文学世界的“接引人”,用美好的爱情小说让人们觉醒,让人们看到美好的文学世界。那里没有丑恶,只有美好,没有自私,只有痴情,没有复杂,只有单纯,没有虚伪,只有真诚。我会用一生去建造它、守护它。百年之后,会有一个痴情的女孩走进这个世界,那时现实世界里已经没有我了,我已经完全属于了文学世界。

年轻漂亮的女孩,她痴情、高情商思维而不是高智商思维、善于感受和产生情感而富有情感、信任、真诚自然、淡泊名利,她温柔、可爱,她与我有一样的兴趣爱好,彼此能谈到一起去。

我喜欢安心、轻松、简单的生活。

安全感与信任是情感生活的基础支撑,因为失去安全感和信任,情感生活就可能垮塌。

喜欢与美好:

喜欢的事物,往往是美好的,但是喜欢不是以美好来衡量的,喜欢就是喜欢,不需要理由。因为喜欢是自然规律造人时,所做的情感设定,是事物固有的属性,而美好只是喜欢的事物所表现出的抽象性质。以喜欢作为情感方向来引导情感,而不是美好。

现实的约束:

现实世界是好坏并存、冷热交织、破破烂烂、凑合够用,而不是完美的,不能处处都要求很好,很多方面只要不糟糕、不差劲就满足了。例如人们每天从早到晚的忙碌挣钱,所以不能要求很轻松,只要压力别太大、别太劳累就行。这个危险的世界中,不能要求很安心,只要别遭遇大灾大难就行,尽量去预防灾难,而不能绝对防止。

满足于平凡生活:

有钱人和普通人,不过是住别墅和住居民楼的区别,高档餐厅吃饭和楼下小餐馆吃饭的区别,开私家车上班和坐公交车上班的区别。我们真正要关注的区别:是否能遇到一个美好痴情的女孩,和她相爱相守一辈子。就住在居民楼里,下班后一起去院子门口的菜市场买菜,然后一起做饭、一起吃饭。只要能和所爱的人在一起,无论住别墅还是居民楼,都是幸福的。有的富豪,虽然能得到很多钱,但没有得到真正的爱情,他的妻子是看上他的钱,而跟他在一起。

童年时,刚来到世上不久,潜意识和出生前什么都没有的状况做对比,觉得一切都是幸福的。长大过程中,开始和有钱有权的人做对比,抬高了幸福的标准,于是觉得自己不幸福了。此外,长大过程中,精神伤害和负面情绪的积累,也会使人失去幸福感。

她的存在:

看小说和写小说,当我从女主角的角度感受世界时,女主角自身存在的意识、情感和思维全都具备,又怎能说她不是生命。只能说这个生命很短暂,当我看小说时,她能够存在,当我回到现实世界,她就在小说的世界里睡眠了。在小说世界里,一个大脑其实可以给两个人用,为两个人创造自身存在的意识、情感和思维。

作家写小说时,把自己当成男主角,将来有痴情的女孩阅读这个小说时,就会把自己当成女主角,在文学世界里,和作家的化身相爱,所以男主角和女主角都不是假人。人的生命太短暂,作家知道此生无缘与她相见,幸好小说和小说制成的影片比人的身体强,能承载着作家的情感,世世代代传递下去,最终传递到痴情女读者的心中。只要把情传达过去,就会觉得很有意义。

勿要厌倦:

对小说有多爱?如果重复看20遍,就厌倦了,那么现实生活中,和所爱的女孩在一起20年,也会厌倦。小说世界是和所爱的女孩在一起生活的世界,重复的去看小说,就如同现实世界里,夫妻每天重复的生活,永远都不该厌倦。

女孩的心理:

女孩在男孩面前,不会充分表现真实的自己,而要表现一个美化后的自己,男孩所喜欢的形象。从而吸引住男孩,得到男孩,进而获得男孩的钱、帮助和守护。但首先要能接触到好男孩,所以女孩努力考大学,努力加入各种社交圈。

女孩非常注重安全感和形象尊严,害怕做错了事,损伤到安全感和形象尊严,所以女孩的言行会小心谨慎。

女孩在男孩面前,母老虎式的撒娇,例如用小拳头拍打男孩的背。说明女孩高度信任男孩了,因为陌生人和不确定反应的人,女孩绝不敢这样拍打。

女孩不会立即接受男孩:第一,恋爱之后,自己原本自在的生活就改变了。女孩比较保守,还没有做好接受新生活的准备。第二,女孩需要一段时间来观察这个男孩到底怎样,毕竟是托付一生的人,不能轻易下决定。第三,选择一个男孩后,就要专一的去爱,也就失去选择其他男孩的机会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