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马晓伟

本文选自《[花底闲人]()》的博客,
点击查看博客原文**

故事发生在月黑风高的深夜:在美国科罗拉多州联邦高地市,当地警察局根据举报线索,突袭了一家脱衣舞俱乐部。夜店老板、脱衣舞娘、门童等人被指控违反了脱衣舞者与观众最近距离不得少于0.9米的规定。警车一路呼啸,将全部涉案人员押回了警察局。

  德国杜赛尔多夫市市长约阿希姆。埃尔温每个星期四下午,他会西装革履地坐在办公桌前,按规定接待来访的市民;但到了周末,他却要去”敲开市民的门,和房主热情地交谈几句,然后戴好口罩,做好准备工作”–认认真真地开始掏烟囱。约阿希姆。埃尔温以前曾是一名掏烟囱工,”由于市长的职务补贴少,不得不重操旧业”。当地媒体甚至给他的掏烟囱工作一个”技术过硬”的评价。

所有人依次登记完毕,最后轮到了老门童。其佝偻着腰,满脸络腮胡子,粗犷的牛仔帽压着低低的帽檐。叫什么?小警员嚷道。停顿五六秒钟后,传来一个缓和而坚定的声音:戴尔?帕克斯。这时,小警员不耐烦地抬了抬头,顿时扑通一声,从椅上滑落在地。妈呀,竟是市长大人!他赶紧点头哈腰赔不是。面对市长大人的出现,在场的所有人都惊讶得掉了下巴,但没人问也没人敢问其中缘由。一顿好吃好喝后,警车又是一路呼啸,将帕克斯护送回了家。

  在德国其他城市也有兼职市长。他们有的做业余艺术家,有的做业余技工,还有的做博物馆的解说员。在德国北部小城吉夫霍恩,一位欧洲央行的计算机高级管理人员,为了政治理想,放弃了每小时100欧元工资的工作当选为市长,却承受了经济上的损失–由于有4个孩子正在上学,老婆失业在家,为了节省开支,他平日上下班都乘公共汽车,但他的”亲民”举动反而让他获得更高支持率,连续两届当选为市长。为了改善生活,2003
年,他在一所社区大学里兼职当起计算机指导老师,拿每小时20欧元的外快。

必发娱乐官方网站手机版 ,本来,这件事就这么结束了,但偏偏有好事者将之捅在了市民论坛上。令所有人不解的是,堂堂市长怎么不坐办公室,却跑到夜总会看门去了?这个疑问纠结在市民们的心头。市长大人当门童这件事值得探究,接下来,引发了一场规模空前的大讨论。讨论的最后,一致得出了如下结论:一定是帕克斯参股投资了赤裸元素,但为掩人耳目,故意伪装成门童,在夜店里外闲晃悠。既然这样,他那么多钱从哪儿来?答案不言而喻。搞腐败,这还了得?不行,联邦高地市绝对容不得这样的父母官。

  美国科罗拉多州联邦高地市市长斯帕克斯从2005年开始,就到市里的唯一一家脱衣舞俱乐部去做兼职”
门童”。可惜的是,2006年的一天,当斯帕克斯一如既往地来到俱乐部上班时,20多名警察闯了进来,逮捕了这家俱乐部老板,指控他违反了脱衣舞者与观众最近距离不得小于0.9米的规定–他的兼职就此泡汤。若在中国,有这样”门童”把门儿,警察还敢闯进去逮捕老板吗?

就这样,事件一步步地向前推进着:数千名市民拥堵在市政大厅前,游行示威,要求严惩贪污腐败分子眼看局势就要无法控制,这时,市政大厅前的石柱上张贴出一份自白书,内容大致如下:

原来,帕克斯在那家名为赤裸元素的脱衣舞俱乐部当门童已有一年多了。和美国绝大多数城市一样,帕克斯并不是联邦政府的正式雇员,其月薪仅有少得可怜的600美元!本来,帕克斯和妻子共同经营着一家烧烤店,小日子过得挺滋润。但好景不长,小店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摇摇欲坠。

有一回,帕克斯前去赤裸元素送外卖时,老板麦迪正愁招不到门童,于是半开玩笑半当真地对他说:你还不如来我这儿做门童呢!平时就给客人开开门,查查证件,很轻松的,每天晚上可以挣上100美元帕克斯当时只是笑笑,并没在意。

不久,帕克斯的烧烤店关门大吉,一家的生活陷入了泥淖。

捉襟见肘的日子实在是难熬,突然,他想起了麦迪的一番话,那的确是个不小的诱惑。但他也犹豫了,万一被熟人碰到了怎么办?这个脸可丢大了。但看着为生计而愁白了头的妻子,他心如刀割。豁出去了,挣钱要紧,就这样,市长帕克斯正式兼职成为赤裸元素的一名门童。

都说干一行爱一行,渐渐地,他也想通了。他对这份工作相当满意,一个晚上能挣100美元,一个月就是3000美元,家庭开支终于有了着落,这可比自己创业容易多了。另外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市长大人一直很本分,对俱乐部里从事的违法活动一无所知,更甭说参与了

读完通篇自白书,帕克斯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哭诉的形象跃然纸上。而此时,人群不再闹腾起哄,取而代之的是沉默和思考。明白就里的市民,纷纷掏钱捐款。一时间,游行集会竟成了募捐大会。而站在市政大厅楼上的帕克斯,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他表示将会以更饱满的热情、精益求精的态度服务于广大市民,说完,委屈、感动的泪水俱下

作为世界头等富国的一市之长,竟为了生计而跑到夜总会当门童,这听起来简直令人难以置信。然而,这却是铁打的事实。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