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路遥的中篇小说《人生》3
在一个爱情故事的框架里,凝集了丰富的人生内容和社会生活变动的诸多信息。农村青年高加林高中毕业后,未能考上大学,回到乡里当了一个民办教师。不久又被人挤回家里当了农民。在他心灰意冷

“平凡的世界,辉煌的人生。”这句刻在路遥墓前的一块方石上的悼词,极为恰当地表述了路遥短暂而辉煌的文学人生。

问:路遥的《人生》中,高加林的选择是对还是错?没娶秀珍有没有可恨之处?

图片 1

1982年发表中篇小说《人生》描写一个农村知识青年的人生追求和曲折经历,引起很大反响,获全国第二届优秀中篇小说奖。路遥的《人生》描写了一个农村青年在80年代初梦想通过努力改变自己命运却最终又回到了农村,以及他事业和爱情的变迁;小说以主人公高加林被“走后门”排挤,丢掉了民办教师的工作,又以“走后门”被告发丢失了城市户口和正式工作,再次回到农村为结束。

图片 2

路遥的中篇小说《人生》3
在一个爱情故事的框架里,凝集了丰富的人生内容和社会生活变动的诸多信息。农村青年高加林高中毕业后,未能考上大学,回到乡里当了一个民办教师。不久又被人挤回家里当了农民。在他心灰意冷之时,农村姑娘巧珍炽热的爱情使他振足起来。一个偶尔的机会,他又来到县城广播站工作,当他抵挡不住中学同学的城市姑娘黄亚萍的追求,断绝了与巧珍的爱情后不久,组织上查明他是通过不正当途径进城的,于是取消了公职,重又打发他回到农村;这时,即将迁居南方城市的黄亚萍也与他分手,而遭心灵打击的巧珍则早已嫁人,高加林失去了一切,孑然一身回到村里,扑倒在家乡的黄土地上,流下了痛苦、悔恨的泪水。路遥说过,他始终关注的焦点是“城乡交叉地带”。
其实,他所说的“乡”果然是名副其实,但“城”却并非“城市”而只是“城镇”,但与乡村相比,两者的文化落差还是十分明显的。社会文明的发展变迁,总是从“城市”、“城镇”而后波及乡村,所以,关注城乡地带变化,即便从反映80年代农村变革的角度,也是具有普遍意义的。小说《人生》就是通过城乡交叉地带的青年人的爱情故事的描写,开掘了现实生活中饱含的富于诗意的美好内容,也尖锐地揭露出生活中的丑恶与庸俗,强烈体现出变革时期的农村青年在人生道路的选择中所面临的矛盾、痛苦心理
.小说的主人公高加林是一个颇具新意和深度的人物形象,他那由社会和性格的综合作用而形成的命运际遇,折射了丰富斑驳的社会生活内容。借助这一人物形象,小说触及了城乡交叉地带的社会的、道德的、心理的各种矛盾,实现了作者“力求真实和本质地反映出作品所涉及的那部分生活内容的”的目的。在高加林的性格中,错综复杂地交织着自尊、自卑、自信等方面的性格因素,好象有“无数互相交错的力量,有无数个力的四边形”在互相冲突,互相牵制,从而在一次次骚动和斗争中决定着他的选择,产生一个总的结果。这个结果似乎不以旁人的意志为转移,也是与高加林的本意相对立的。小说通过高加林和刘巧珍的爱情悲剧多层次地展现了高加林这种的悲剧性格的形成过程。高加林与传统道德观念有着千丝万搂的联系,他对爱情是相当严肃的,他对巧珍也有着真实的感情,但在变动着的现实中,在他对城乡生活的差异有了强烈的感受之后,他被实现个人愿望的可能而引起的骚动所折磨:一方面他留恋乡村的淳朴,更留恋与巧珍的感情,另一方面又厌倦农村传统落后的生活方式,向往城市文明,希望能在那里实现自己新的更大的人生价值。对他来说,这一开始就是一个甜蜜而痛苦的矛盾。由于偶尔的机会,他的命运出现了转机,他对生活、对自己作了重新的估量。最后,他与刘巧珍的爱情终于被与黄雅萍的世俗爱情所替代。他与刘巧珍的分手标志着与土地和它象征着传统乡村生活的决裂,他在坎坷不平的人生道路上终于迈出了重要的一步,这一步合法却似乎不尽赶理和合情,特别是它对巧珍所带来的伤害更令人遗憾,就是他自己也难免内疚和不安,他在心里谴责自己:“你是一个混蛋!你已经不要良心了,还想良心干什么?……”自我谴责背后是一种痛苦搏斗后的自我肯定。最终他把来自内心的良心发现和来自外部的责难全部否定,“为了远大的前程,必须作出牺牲!有时对自己也要残酷一些。”这里个人主义的排他性得到了最大限度的表现,在这一两难选择中,人生的含义终因被他误解,社会变成了一座动物化了的竞技场。但作者并没有回避高加林选择的合理因素,高加林的悲剧同样给读者这样的启示:倘若古老而淳朴的乡村文化不能产生更高的物质和精神的要求,倘若刘巧珍诚挚又深沉的爱情始终不能满足高加林个人愿望中的合理部分,那么,传统生活哲学如何说服他、束缚他呢?这里,作者显然已经超越了早期“改革文学”中对人物及其处境作二元对立的简单化处理方式,而是深入到社会变化所引起的道德和心理层面,以城乡交叉地带为了望社会人生的窗口,从一个年轻人的视角切入社会,既敏锐地捕捉着嬗递着的时代脉搏,真切地感受生活中朴素深沉的美,又对社会变迁的观察融入个人人生选择中的矛盾和思考当中,在把矛盾和困惑交给读者的同时,也把启示给予了读者。路遥的小说叙述,朴实、深沉、厚重、蕴藉,其中的人物大多元气充沛,除了高加林之外,另一个主要人物刘巧珍的形象也被塑造得生动感人,她那“像金子一样纯净,像流水一样柔情”的性格和灵魂,也给人予深刻的印象。作者始终认为,文学的现实主义创作方法在以后的相当长时间内,仍然会有蓬勃的生命力。这样的自信力在《人生》中已经得到了证明,在他的长篇遗作《平凡的世界》体现得更加有力。

路遥的中篇小说《人生》在一个爱情故事的框架里,凝聚了丰富的人生内容和社会生活变动的诸多信息,农村青年高加林高中毕业后,未能考上大学,回到乡里当了一个民办教师。不久又被人挤兑回家当了农民。在他心灰意冷时,农村姑娘巧珍的爱情使他振作起来。一个偶尔的机会,他又来到县广播站工作,当他抵挡不住中学同学的城市姑娘黄亚萍的追求、在爱情与事业的两难选择中,为了前途,他断绝了与巧珍的爱情。但命运好像总与他作对,组织上查明他是以不正当途径进城的于是取消其公职,重新打回农村;这时,即将侨居南方大城市南京的黄亚萍与之分手,而巧珍亦改嫁他人,高家林孑然一身扑倒在黄土地上。是命运和他开了一个玩笑,还是他开了命运的一个玩笑。

高加林没有选择刘巧珍,和刘巧珍分手或许没有错。但错就错在,他是在自己有了更好的前途后,有了黄亚萍这个、他觉得更好的选择后,为了和黄亚萍在一起,才抛弃了刘巧珍,这是一种完全负心汉的行为!

也许人生就是这样吧!路遥在《人生》中引用了作家柳青的一段话:人生的道路虽然慢长,但紧要处常常只有几步,特别是当人年轻的时候。没有一个人的生活道路是笔直的,没有岔道的。有些岔道口,譬如政治上的岔道口,事业上的岔道口,个人生活上的岔道口,你走错一步,可以影响人生的一个时期,也可以影响一生。

一,高加林没有选择刘巧珍或许没有错,因为他们可能没那么合适!

高加林和刘巧珍可能并不是很合适,因为高加林从内心深处就不太想和一个没有读过书,没有文化的女孩在一起。

所以当高加林和刘巧珍在一起的时候,其实并没有全身心让自己进入到这段爱情中去。

比如高加林觉得,自己和一个农村女孩在一起后,可能是一种堕落。比如高加林在和刘巧珍聊天的时候,看到刘巧珍一直和自己说农村的事情,会有些不耐烦等等。

所以其实高家林和刘巧珍分手或许也没有错。

《人生》写的是本世纪80年代初,发生在北方黄土高原城乡交叉地带的故事。一个改革开放的大变革时期已来到中国大地,但是,许多历史的沉积物尚未得到彻底地清理,党内的不正之风,社会流弊,封建主义的残余,愚昧落后的意识,尤其是城乡之间差别的存在,这些就给改革开放和社会前进造成了障碍和阻力。特别是偏僻的黄土高原,生产方式落后,农民祖祖辈辈辛勤劳动而无力改变它的面貌。老一辈农民死守着这块土地,认为土地就是他们的一切。但是年轻人,特别是有文化的年轻人却不甘像老一辈那样“在土山上刨挖一辈子”,他们向往现代文明,向往城市生活,对社会的变革抱有强烈的期望。这样,两代人之间就必然产生矛盾和冲突。

二,高加林错就错了,有了更好的前途后,有了黄亚萍这个、他觉得更好的选择后,为了和黄亚萍谈恋爱,抛弃了刘巧珍,是一种负心汉的行为!

如果说高加林只是意识到自己和刘巧珍不合适,然后分手了,可能也会伤害到刘巧珍。但这样至少也不算负心汉行为。

可是让人觉得比较渣的是,高加林是在有了更好的前途后,有了他觉得黄亚萍这个更好的选择后,他为了和黄亚萍在一起,就抛弃了刘巧珍。

其中还值得一提的是,黄亚萍在让高加林和她在一起时,说她会让他爸爸走关系,帮高加林一起到大城市去工作。而其实,高加林和黄亚萍在一起,有一方面的原因也是被这点所诱惑到了。

所以,总结而言,个人觉得,高加林的确错了!

致力原创,我来回答这个问题,谢谢指教!


高加林没有选择刘巧珍,可以影响人生的一个时期。《人生》的开拓意义就在于它在反映中国当代社会各种复杂矛盾的生活时,使人情、乡俗、诗意、哲理等因素得以从从容容地呈现在我们眼前。

高加林的选择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觉得是错误的,那是因为他把自己的成长建立在他人的痛苦上,不符合人们对道德的评审。

我们从小接受教育就要求我们做一个正直、善良、有担当的人。我们的选择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不能损害他人的利益。

它以高加林和刘巧珍的爱情故事为主线,但它不是单纯抒写高加林和刘巧珍个人的爱情悲欢,而是着力剖析新旧交错时期农村的诸多现实关系以及正在积聚着的某种变革的不可避免的必然趋势。所以《人生》呈现给广大观众的,是一幅独具风采的当代农村世态长卷。从一个特殊的年轻人的视角切入社会,既敏锐地捕捉到了时代的脉搏,真切的感受到了生活中朴素的美,又将社会变迁和个人命运联系起来,把矛盾和困惑交给读者的同时,也把其现实给予了读者。

《人生》中的高加林是一个矛盾体,他内心并不坏,也很有正义感,是一个有理想有干劲的年轻人。可他又是一个自卑、敏感、渴望被认同、自私的人。

1.他在失去做教师资格的时候,接受了巧珍认清的爱的表白。但是他内心又是排斥巧珍的,他嫌弃她是一个村姑,和自己没有共同话题。可她对自己的爱又是单纯、深沉的,他又很感激巧珍在自己失落的时候带给自己的快乐。

2.可在进入县委工作后,自身工作出色,再由于黄亚萍的频繁出现和爱的表露,以及对他许诺的前途。让高加林变得膨胀,抛弃了做人的基本原则。为了前途狠心抛下巧珍,选择黄亚萍。

3.被人举报,他失去一切身份,重回农村,也主动和黄亚萍断了关系。本以为回乡有巧珍在等他,可巧珍却另嫁他人。这对他打击是极大,在痛苦中他又承认自己内心爱的是巧珍。

所以从高加林的成长选择来看,他的选择是错误的。

他的工作程序是不符合国家工作人员招聘程序的。他是凭借他叔叔高玉智是县劳动局局长的身份,副局长为讨好他,而特意安排高加林违法得来的工作。他本身也知道他工作程序是违法得,可他没有拒绝,反而很开心的接受。面对诱惑,他失去了做人的基本准则,明知道违法的还接受。这我昭示如果以后,他成功了,也许还会触犯国家法律的。

路遥的小说,虽然没有曲折婉延的情节,也没有叱咤风云的人物,但我们的心往往会被小说吸引,不由自主地进入其中,与小说中的人物同呼吸,共命运。尤其是路遥描写了农村青年追求时的挫折、奋斗时的艰辛、生存时的困顿、低沉时的崛起,真实而多方位地透视了时代潮流投射在农村青年人心灵上的微妙变化,展示普通人在历史进程中所经历过的曲折路程,我们读起来既感到严肃悲壮,又感到真切动人。

但是我们知道,爱情是自由的,结婚也是自由的,尽管他没娶巧珍,但不能说是他的错,只是抛弃巧珍不道德,有点“渣男”的意味。

高加林没娶巧珍并不可恨。他们两人爱情的发生本来就不是水到渠成。巧珍是有预谋的要和高加林在一起,而高加林是因为失业的痛苦需要有人抚慰,而爱情就是最好的抚慰剂。他们爱情里精神、文化、追求都是不对等的。高加林能文能“武”,有文化,有人生理想追求,渴望飞出农村,成为领导干部。而巧珍则是一样平平淡淡的过生活,守在高加林身边,没有什么理想追求。所以,即使他们俩在一起,最终也有可能会离婚。


所以个人是这样理解的,高加林对个人前途的选择是不对的,是违法法律的。但是他对爱情的选择又不算是错的,因为它只是违反社会道德而不是触犯法律。

路遥的《人生》这部小说据说花了一个星期就写完了,我觉得这部小说是后来《平凡的世界》的铺垫,读路遥的小说,我们总会想到很多有关联的地方。《人生》这部小说以八十年代的农村和城市为广阔背景,描写生活在这其中的人们的生活变迁,特别以主人公高加林的浮沉为主线来反映出诸多人物的命运。

有人说,这就是描写的一个负心汉的故事,在那个年代很少有感情的纠纷是因为什么呢?是因为大家“门当户对”都居住在农村,说的话,做的事,对未来的打算都是一样的。这些人是热爱农村生活的,是纯朴善良的。然而也总有一些特例,高加林就是其中一个,他是上过学,有文化,通过读书看报增长了知识面的,这一点,在无形中和村子里的人就有了差距和隔阂,包括巧珍。

在大部分读者看来,从感情倾向都是站在巧珍这一边的,她是一个被欺骗者,她是弱势,她和高加林的相爱是自然而然的,是众所周知的,高加林最后没有娶她,自然是高加林的背叛!高加林也就成为了可恨之人,理所应当的,以高加林的工作和身份,他的选择是对的。然而,路遥也在思考着两个问题,一是人不能忘本,人性要体现出善良,有始有终,但是另一方面,人寻找伴侣要按照自己的条件去找一个生活伴侣和精神伴侣,而一个人往往不能做到两全,就容易成为众矢之的!

对此,你有什么看法呢?欢迎大家留言,感谢关注,我是铁匠论书画!

关于这个问题,其实是不可能给出一个肯定的答案的,怎么回答都会引起一半的人的反感。爱情跟婚姻是一个大课题,不管你是才高八斗,学富五车的才子,还是位高权重,叱咤风云的高官,更或者是平凡如草,望月度日的凡夫俗子,都不可能把这个课题做得尽善尽美,我想用几个观点来说明高加林,刘巧珍和黄亚萍之间的感情纠葛。

1,任何事件都无法逃脱所处的时代背景和环境文化的束缚。高家林在当时的选择无疑让人们唾骂,甚至路遥先生在内心对这种行为也是不齿的(本人揣测),这不能拿我们现在的思想来评判高家林的行为和当时书中诸人物的态度。

2,任何人都有追求美好生活的权利和自由。高加林为了摆脱贫困的农村生活,过上人们认为更有尊严的日子,应该是每个人都理解的行为。选择更有文化,在精神层面更能交流,沟通,共鸣的黄亚萍,应该也是人性的自然选择,无可厚非。(小时候看的书,有两个片段到现在我记忆犹新,刘巧珍去看高家林,告诉的就是家里母猪下崽,已经村里好多鸡毛蒜皮的事,这正是作者安排的阐明两者文化差异的片段)。

3,没有爱情的婚姻也是不道德的。如果高家林屈从于传统观念,选择跟没有爱的刘巧珍结婚,这对刘来说,并不是一件幸福的事。

鞋子舒服不舒服,只有脚知道。对于爱情跟婚姻的问题,只要不背叛人性,不违背法律,尊重社会公序良俗,其他人的评判都是苍白无力的。

人生选择也要与道德相关,不顾及人伦道德规范的人生选择,总是要背千古骂名的。古今中外,忘恩负义,为了个人荣华富贵、个人升迁而不顾他人死活,顺杆爬的人很多,这些人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荣华富贵,但却留下了忘恩负义的千古骂名,《铡美案》就反映了人们普遍的心声。诚然,能很好把握人生机遇攀登事业高峰,是无可厚非的。机遇把握得好,可以让人少奋斗十年甚至几十年,让人生更加精彩,这是每个人都向往的,但是如果把个人进阶是踩在别人痛苦上来实现的,那是要受社会道德甚至是国家法律谴责或制裁的。在《人生》中,高家林在生命低谷中有幸遇到了刘巧珍,并接受了刘巧珍的爱,正是在刘巧珍的爱的滋润下,又重新燃起了对生活的希望。转运汉巧遇洞庭红。在刘巧珍爱的滋润下,高家林又有了新的好机遇,那就是走后门成了“公家人”。在人生风云际会之际,高家林遇到了高中同学黄亚萍,二人学识相当,谈论投机,又彼此爱慕,而且黄亚萍背景了得,如果能和黄亚萍结合,无疑对高加林事业能起到意想不到的好处。在这种人生决择点,高家林忍痛割爱,毅然抛弃了刘巧珍的爱,与刘巧珍分手,接受了黄亚萍的爱。对于这一点,其实路遥先生也是很腹非的,他将高家林从其人生高处又跌回其人生低谷,就是对高家林的责罚批判和不赞成。历史上有很多患难夫妻,丈夫富贵后,不忘原配,仍然夫妻和谐白头,这样的例子不枚胜举。高家林追求美好人生没有错,错就错在他背叛了与刘巧珍的爱情,为人情和社会道德所不容。我们今天也提倡抢抓机遇,精彩人生,但在抢抓机遇的同时也要考虑这个人生机遇值不值得抢抓,如果有违人伦道德,是建立在他人痛苦之上的,那就永远不值得去抢抓!

了解《人生》的朋友都知道,这部作品中的男主人公用今天的眼光去审视,一定就是我们口中所说的”渣男”。笔者在文章开头说了,不是为了他进行辩护,也不会故意去抹黑他,只是想用一个较为客观地角度来审视这个人物:

生活本身就是充满诗意,只要深入了生活、思考了人生、揉入了真情,他的作品就是充满诗意的!高加林第一次复归土地是德顺爷爷的教诲和巧珍的爱情给了他安慰,使他在不幸时感到了精神的充实和感情的富有。当他第二次回乡时,一些乡亲们的掏心话使他感到温暖。高加林经过生活的洗礼,他扑倒在德顺爷爷脚下,两只手抓着黄土,沉痛的呻吟着,喊叫一声:“我的亲人哪……”

高加林得已又不得已的”渣”

高加林是作者着力塑造的复杂的人物。他身上既体现了现代青年那种不断向命运挑战,自信坚毅的品质,又同时具有辛勤、朴实的传统美德。他热爱生活,心性极高,有着远大的理想和抱负。但是他的现实与他心中的理想总是相差极远,正是这样反差构成了他的复杂的性格特征。所以,这些得已与不得已都是来自他本身”复杂的性格”。所以,我们就来看看高加林的”不得已”:

1, 城市交叉地带产生的青年

建国初,我国就实行城乡户籍制,城市与农村户口分属两套体系。这是城乡之间差异的来源之一,这种体系之下的城市天然占有更为优越的资源。而作为这套体系的底层:农村来说就是一种极为缺乏资源的存在。有的人活在农村,接受了自己的命运;有的人一开始就活在了城市,享受着城市的资源。然而,有的人活在两个体系的边缘地带。

他毕竟太年轻了,不知深浅,有点二杆子的行为,当了几年民办教师,后来又下岗了以后有点消沉,这时候一个农村女孩走进他的生活。他不是真心的看对方,有点虚情假意。后来又进城以后想变心了,与一个城市的女人有点藕断丝连。他是在知道对方有朋友以后而与对方来往的,而且这样的事情比较有点不道德,而且后来又与农村的巧珍分手了。这样的做法是错误的。他比较多的浮躁,不知道对方的复杂,而为之牺牲自己。

【谢谢悟空大师兄相邀】!

看样子新的一轮【路遥】热,正在兴起,这是好事。好读书,读好书这更是大好事。

读路遥的小说,看后总有那么一种沧桑感,失落感,惋惜感。这并不奇怪,因为我们每天都会有意无意地看到,听到许多悲欢离合的故事,都在经历着《人生》的悲喜交加,只不过是我们没有象【路遥】一样整理成册罢了,或许大多数人也会如我一般视而不见而已。

路遥的中篇小说《人生》,描写的农村青年高加林离开土地重回土地的起伏跌宕人生。有人认为高加林或许是那个时代的产物,对此,本人实难苟同,古今中外,只要是人谁不想【过得好】,高加林每个时代都会出现,只不过你不愿多去观察而已,这到不禁让我想起了过去有的小说扉页上印有【书中人物故事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云云……

《人生》中高加林与刘巧珍,黄亚萍的感情纠葛就是在当今社会也随处可见,因为【感情】是维护人与人之间的纽带。而【爱情】是文学创作的永恒主题。在本人看来高加林的行为纯属【个人行为】无可厚非,无可指责。

记住【没有爱情的婚姻和没有婚姻的爱情都是人间的悲剧】也可以说是《人生》的悲剧。

[以文会友,相互学习。欢迎进入【杨老帅】个人空间查阅探讨]!

高加林年轻一味憧憬着外面的美好,最可惜就是丢了身边最善良最可爱最贤惠的巧珍姑娘,他会后悔一辈子。等他领悟过后一切已成往事,每一次阅读《人生》无不为巧珍姑娘惋惜落泪。

没有对与错,一切随缘分!

这不是高家林的错,那是特殊时代导致——哺育了高家林。谁没有青涩岁月?当年的城乡差别(古老历史遗留与当下时代客观所局限),那时的人们:太多城里人自视高高在上高贵不已,乡下人自觉矮人一等;此时的农民,穷得抬不起头来,深感卑微,乍进了城,自感与刘姥姥投奔贾府毫无二致。一旦回到村里,又油然充实、踏实、并豪壮不已。人生,没有对与错……

…………假如眼下,一个土豪农民优雅、甩手地出入繁华都市西餐厅满不在乎地消费,挥霍间消费,恰遇临座一下岗工人,也打牙祭蹭一回西餐,——问问那城里人,有何感言?自视城里人的高贵会有所收敛么?此时此刻,那城里人难道不恰好与王熙凤之女巧姐儿到刘姥姥家避难差了不多?!至少内心也有那么一点点儿吧?!

人生,农村知识青年高家林尽力了……。人生难得一搏……

对于高家林,也不必谴责(让他自己反思与忏悔足矣!),而至于刘巧珍之美:昙花一现,朝花夕拾,只能回味!有且只有邓丽君聊以抒发与安慰了!往事难追回!

……这,即正是悲剧《人生》凄美的价值所在。令人在痛心间以忧郁的情怀以深刻反思不已!

读到这里的时候我思想的潮水开始激荡地奔流着,高加林对比德顺大叔没有对爱情应有的执著和坚贞,可以说他的人格缺陷导致自己的人生受挫,以及无法挽回的美好,他没有巧真的朴实,用现在的话说是:身体没有接到地气,他没有坚定的信念和正确的人生价值观。人生不能只是单一的用外在的浮华来定义,要有自我实现,人生有很多考验人性的关口,不要找借口,经不住诱惑,奈不住寂寞,终究失去自我,我觉得人生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不要在意别人的目光,得到自己已经足够,这是剥离繁华的美丽!时光不能倒退,人生不能后悔,命运握在自己的手里,成功更要靠自己,有些东西真的不能等价交易,高加林用自己期望的美梦失去了巧真最美好而真挚的感情!当然人生的选择并没有对错之分,只是我们想选择怎样的人生,但有些痛苦又是那样的刻骨铭心啊!我想最终我们都要面对养育我们的这片土地,回归人性本真的思考!理想和人生本身是富有梦幻的,但经过弹性的思考之后,经过生活的磨砺和洗礼之后,我们就走向成熟了,人生就是一个自我成长的过程,只是这其中滋味只有自己才能体会。

当你每天晚上疲劳的睡在床上时,才感觉真真切切地过了一天。人生最重要的不仅是努力,还有方向。压力不是有人比你努力,而是比你优秀几倍的人依然比你努力。即使看不到未来,即使看不到希望,也依然相信,自己错不了,自己选的人生错不了。第二天叫醒我的不只是闹钟,其实,还有梦想!努力走好人生的每一步,当你回头的时候会发现脚印是那么的坚实!……

人生只有一次,借助《童梦奇缘》中冯小刚的那句经典台词对人生的思考来作结:生命是一个过程,每个人的生命只有一次,可悲的是它不能够重来,可喜的是它也不需要重来。所以我们要把握人生,把握人生的未知性,把握人生的抉择,把握人生美好的爱情、把握人生中理想与现实的差距,怀一颗积极向上的心,揣一颗事事平常心,走好奇妙人生的每一步。

相关文章